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長生不老後我成了大帝老祖 第7章_羅思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李元的院子里。

得益於前幾天的宴席,短短三天時間,他的體內,第二頭神象已經孕育完成。

而且有剩下的雪域熊掌,他相信最多只需要三個月,自己就能再孕育出一頭神象來。

不過他沒有儲物袋,熊掌並不能長時間保存,有些可惜。

當然,若是能一直都有築基妖獸的血肉提供,那就更好不過了。

不過想想也不現實,畢竟那些食材都無比珍貴,有些甚至來源於築基妖獸。

不說築基妖獸,練氣期妖獸能都輕易捏死他。

就在他思考間,院門直接被推開,一個青年貿然闖入。

李元沒有動怒,因為來人是修仙者。

「李元是吧?」

李元皺眉,看向眼前的青年。

「正是,不知你是?」

「你不用知道我是誰,你今年已經年滿十八歲,根據家族規矩,你是選擇留下,還是選擇離開?」

李元聞言,頓時明白了。

該來的還是來了。

對此,他早有準備,直接開口道:「我選擇離開,不過我還有一些事情,可否容我處理完了再走?」

「可以,給你七天時間,七天後會有前往世俗界的族人,你最好與其一起。」

李元點頭,並沒有異議。

七天時間,已經綽綽有餘了。

眼見那青年離開,李元立刻來到後院,從酒窖里將所有美酒搬出來。

既然要走了,這些東西也沒必要留着了。

他帶着美酒,很快便到了藏書閣前。

藏書閣前那位族爺爺見狀,頓時眼睛一亮。

「全是酒?」

「必須的,全都在這裡了!」

「說吧,你小子這次又有什麼訴求,只要不過分,老頭子我都答應你!」

老者嗜酒如命,眼前如此多的美酒,自然心中暢快。

李元搖頭,嘆息道:「祖爺爺,我要走了,以後恐怕也無法給你釀酒了。」

老者聞言,頓時臉色微變,最終化為一聲長長的嘆息。

「也對,你今年都十八歲了,是時候了。」

修仙家族,親情淡薄,尤其是對沒有靈根的族人更是如此。

當今的族長一百多個兒女,哪能全顧得過來?

李元一介凡人,註定了無緣仙道。

想了想,老者一拍自己的儲物袋,手中多了一枚袖筒。

「這是一件秘寶,無需靈力催動,只要按下開關,便可激射利箭,哪怕是先天武者,也擋不住其威力,就送給你防身吧!」

李元聞言,頓時心中大喜,沒想到族爺爺竟然還有這樣的寶物。

既然先天都擋不住,那普通的練氣士肯定也擋不住。

有了此物,他生存的幾率也大幅提升。

而且世俗界靈氣稀薄,基本上不會存在強大修士。

他連忙感謝,喜滋滋的收起這寶物。

想到自己這次的目的,李元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個……族爺爺,你現在能幫我打通任督二脈嗎?」

說著,他連忙補充道:「當然了,如果有影響的話那就算了,我自己慢慢摸索就行了。」

「打通任督二脈?這倒不是什麼難事。」

老者聞言沉吟,道:「不過即便是打通了任督二脈,你若無法貫通天地之橋,依然無法晉陞先天。」

李元點頭:「這點我也明白,不過有希望總比沒希望強!」

打通任督二脈,可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

這需要貫通全身經脈,包括腦海,稍有不慎就是癱瘓,甚至是變成白痴。

後天大圓滿的武者很多,但先天卻是鳳毛麟角。

他已經長生,實在不願意自己冒險。

老者聞言,嘆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幫你一把,希望你將來能以武入道,踏入先天,甚至是天人境界。」

說著,他便已經出手,直接將蒼老的大手搭在李元頭頂。

李元只覺得身形一僵,已經完全無法動彈絲毫。

與此同時,一道道磅礴的靈氣湧入,流經他的奇經八脈。

這股靈氣浩瀚而強大,但卻非常的溫和。

在老者的神念控制下,它們緩緩流淌,好似大河濤濤。

隨着它們開始衝擊任督二脈,劇痛的疼痛讓李元只覺得眼前一黑,險些暈厥。

這要是自己衝擊,多半是險象迭生,稍有不慎便是全身癱瘓。

但老者身為築基期修士,神念外放,對於李元體內的情況一覽無餘。

強大的靈力,幾乎帶着摧枯拉朽的力量。

那堅韌的不可思議的任督二脈,僅僅是幾個衝鋒,便如黃河決堤了。

一種前所未有的暢快出現在李元的心中,讓他心中振奮。

成了,這麼快就成功了。

不愧是築基強者,輕易便幫他打通了任督二脈。

自此以後,只要機緣一到,他便可直接返後天為先天,以武入道。

感受着自己恢復了行動力,李元連忙拜道:「多謝族爺爺幫我打通任督二脈。」

老者臉色略微蒼白,神色也有些疲憊。

不過他還是裝作沒事的樣子,點頭道:「主要還是你已經到了後天極致,經脈堅韌,我也沒費太大的力氣。」

李元並不清楚老者的情況,但見老者面色蒼白,還是恭敬的詢問:「族爺爺,你不要緊吧?」

「沒事,只是幫你打通任督二脈而已,對於我而言不過是舉手之勞。」

老者擺了擺手,並不在意,反正自己都就這樣了,多活幾年也沒啥用處。

若李元能以武入道,踏入先天,甚至是天人,自己只是少活幾年又算得了什麼?

李元千恩萬謝,直到許久之後,才轉身離開。

接下來的幾天,他每天都來看望老者,順便進入藏經閣查閱資料。

畢竟自己即將離開李家,一旦到了世俗界,就看不到藏經閣這麼豐富的典籍了。

七天時間一晃即逝,終於到了要離開的時候。

李元早早的就來到了約定的地方,只見一隻巨大的白鶴傲然而立。

「這……我們該不會是要乘白鶴飛過去吧?」

旁邊,一個圓鼓鼓的胖子翻了個白眼,無語道:「不然嘞?這裡距離最近的世俗界也有十萬里之遙,途中妖獸盤踞,窮山惡水,我們能跑得過去才怪!」

「呃……也是!」

李元有些無言,修仙界是真的大。

他前世所在的星球,一圈也才八萬里左右。

他看向那巨大的白鶴,心中微微驚異:「這白鶴應該是妖獸吧?」

「是的,聽說相當於練氣七層,不過擅長飛行,速度驚人,日行萬里也輕而易舉。」

說著,那胖子頓時有些沮喪。

自此以後,他們就將要離家十萬里,再也回不來了。

不久後,不少族人陸續到來。

他們都是這次被遣送去世俗界的李家族人。

細數之下,竟然足足有十幾個。

李元一個都不認識,就算是眼熟的也沒有。

李家在青秀山繁衍了上千年,就算是修仙者,也足足有上萬之眾,更何況凡人?

一想到自己即將離開生活了十八年的家族,眾人的心情都不怎麼美麗。

他們心中非常的不舍與坎坷。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有人開口,臉上寫滿了不甘。

李元聞言,下意識的看去,難道自己碰到天命之子了?

但還不等他多想,又有人開口。

「我命由我不由天,遲早有一天,我還會回來的!」

「今日且乘白鶴去,明朝歸來笞鳳凰!」

「可惜我們沒有靈根,註定了與修仙無緣,我不甘心啊!」

眾人紛紛開口,好像找到了自己的知音,相互訴說心中的不暢快。

李元無言,終是一群少年,不知道天高地厚。

「不甘心又如何?這就是命!」

就在此時,一個冷漠的聲音響起,帶着譏諷與不屑。

正是之前通知李元的那個青年男子。

雖然是同族之人,但對於這些沒有靈根的族人,他沒有一絲認同感。

還我命由我不由天?

什麼玩意,他一個修仙者都不敢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