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想要看戲

第10章 狩獵範圍十二歲以下

結束了一天的打雜的工作,我沒有叫的士,因為他是真的貴,我這個窮人還是用雙腿吧,還能鍛煉身體我這樣安慰自己。說實話用盡全力,我這身體素質跑起來不比汽車慢到哪裡去。

「媽媽你看是忍者!他在牆上跑!」

「你這孩子動漫看多了,以後少看些。」年輕的媽媽笑着摸着孩子的頭,她可以理解,她小時候還幻想過王子殿下向她求婚呢,現在還不是嫁給了孩子他爸那個傢伙。

他的速度可比的士快多了。馬上就到了雷缽街,這裡還是那副破敗的樣子。森先生的診所並不難找。在隴川昕「友好」的問候了這裡的當地居民後很快就找到了那間小診所。

診所不大,雖然看起來老舊卻不像其他的房屋看起來就要倒塌。門上的牌子掛着暫停營業。

由於太宰治只是說今天晚上來,並沒有說具體的時間。所以我不知會不會與中原中也遇見。

誰知道那森先生安的什麼心。我決定先看看再說,於是周轉念力形成「絕」隱去自身的氣息。

我爬上了小診所的高窗,就那片小窗戶可能從安上到現在都沒有擦過髒的很。我往裡看去光線昏黑依稀看到了小屋的節能燈打在三個模糊的身影上。側耳傾聽,這一聽。

這信息量有點大啊。

「中也君,不要激動。小地方禁不起折騰。我可就是一個小診所的醫生。」

「嘖,你有什麼目的?」

中原中也看着用手摸着他的太宰治噁心的都快吐了。這個身穿白大褂看起來邋遢的男人就是被G黑首領重用的醫生?

動用身上的異能力想要掙脫束縛,卻用不出來。看着太宰治扶在他肩膀上纏着繃帶的手,突然間明白了這個傢伙的異能力大概是消除他人異能力的特殊異能力。

「沒錯哦,我的異能力——人間失格是消除他人力量的能力。森先生,你有話快點說啊。我這手搭在蛞蝓身上都粘到了蛞蝓臭了!」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像是看到了什麼污染物一般,表情古怪的很。

「混蛋!你這傢伙的臉色好像青花魚的肚子飄在空中。還有老子天天洗澡!」

中原中也氣的眼睛都紅了起來,如若不是被繩子綁住可能已經把太宰治的骨灰都揚了。

「咳咳。中原君太宰君靜靜。」森先生被他們吵得頭疼,這就是鑽石的打磨過程嗎?

「中原君,小羊們現在還沒有生命安危。我這次是需要中原君的合作,作為交換小羊們我會儘力保住。你看怎麼樣?」與邋遢打扮不符的是男人周身的氣勢轉變,瞬間氣息變得危險凌冽,低沉的聲音中帶着誘惑就像蠱惑引人犯罪惡魔的低喃。

「這是在威脅我?我不是羊的首領只不過是一張好牌罷了。」中原中也怒急反笑。

「怎麼會呢?我可是很欣賞中也君的。加入港黑不好嗎?」

森先生歪了歪頭半長的頭髮擋住了暗紫色的眼眸。對於中原中也那道好牌論根本就沒理,羊組織是什麼?沒了中原中也不過是抱團取暖的孩子。他中意的可只有中原中也一個人。

「不可能!我是不會加入港黑的!還有之前你提到過荒霸吐,你都知道些什麼?」中原中也都快氣死了這兩個人怎麼這樣像氣起人來都一樣。他打聽這麼久的消息這個人真的知道嗎?

「這可是交易哦~中原君。上面那位小先生聽得可還清楚?」

森先生笑着從白大褂中抽出三根手術刀毫無聲息的射向診所的高窗。

說真的就那昏暗的光線,要不是因為念能力我的五感強化了一些聽到了手術刀劃破空氣的聲音我現在大概率是瞎了。既然被發現了我也就不在裝不存在了,徒手拆了高窗就跳了進去。

「不知森先生要求見我是什麼意思?」我揣着明白當糊塗的問。

「有幸看到隴川君的能力,請問是力量型異能力嗎?」絲毫不在乎自家診所的窗戶被拆了。那樣子看起來禮貌極了。禮貌?禮貌會把中原中也綁的和毛毛蟲一樣?

看着站在陰暗角落裡穿着冬裝還在發抖的男人看來這個應該就是制住中也的人了。

不過話說他是怎樣看出我在哪裡的?我敢確信我沒有暴露身形。

像是看出了我的疑問,森先生笑眯了眼

「窗外有針孔攝像頭。我就相信隴川君肯定有些特殊的能力。正好隴川君你是我們G黑的員工,有着這樣的能力在底層過於浪費了。應該多多為港黑效力才是。」

這傢伙解答我的疑惑,並且運用好奇心人的反而因此確定了我的能力,還向我投遞出橄欖枝真是可怕的人。可笑的是這個醫生四處招攬人算是怎麼回事?別告訴我說是要傳授醫學。還「我們港黑」直接把組織說成是自己的,怕是想要反叛。既然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了當然要看看都有什麼,底層確實接觸的東西太少了。雖然沒打算加入看戲還是可以的,像他這種從流星街走出的人會懼怕什麼呢?但是想要用手拿着利刃,也要做好被利刃劃傷的準備。

「好啊。森先生需要我做一些什麼事情嗎?眾所周知我可是力量型異能力者,可做不來費腦子的事,我看我搬搬屍體還不錯。」

我環繞了小診所的四周發現周圍除了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坐的沙發竟然沒有其他的椅子。可惡,森先生這傢伙收斂下屬連個椅子都不準備的嗎?

「喂,往裡挪挪。」

無視了站在一旁森鷗外我走到了太宰治的身旁對着他說道。雖然他身體素質不錯但是不代表他不會累。

太宰治好像是被我這麼一出給弄懵了聽話的往中原中也那邊擠了擠給我讓出了一個位置。

「你小子是港黑的?」中原中也倒是抓到了重點。那副猙獰的樣子彷彿我是騙了他感情的渣男。也對哈我還對他說過我對他一見鍾情。

「普普通通撿屍底層人罷了。」

剩下的沒有過多解釋,因為這並沒有什麼好說的。不過這個沙發是真的好擠啊。

森鷗外看着擠在一個沙發的三個少年滿意極了,已經有兩個都屬於他了,至於「羊之王」嘛終究會入「狼口」的。

「我想要你們去調查一下東京的一個港黑分佈組織,最近他們仗着一些特殊能力不聽話的很。太宰君你知道我的行為準則的那就是——先下手為強!」

幽暗昏黃的燈打在這個男人的身上,暗紫色的眼中儘是狠戾和野心。那…可不是一名醫生擁有的眼神。

那個位置必須由他來坐!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其孤兒寡母 你還是學生 我不是我媽的親 皇帝頭上的十二旒冠冕 他們有眼不識泰山 他的網戀女友 一張病危通知書 手工活手指 皇后家族的人 沈承皓林瀾清 個這麼個賠錢玩意 從我的後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