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蓮花樓解百毒?你確定要信病秧子 第10章_羅思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李蓮花指尖開始灼熱,正是中赤藤之毒的癥狀。

不過很快,這股灼熱感就消失了。

有碧茶之毒在,他倒是完全不擔心其他毒素。

耳邊突然傳來輕微的聲音,像是故意隱藏的腳步聲。

李蓮花側耳凝神,下一刻,一道破空聲直襲而來。

他後仰躲過一箭,腳下虛浮,幾步便退到了軒轅琅身邊。

義莊周圍跳出來幾個黑衣人,提着刀步步逼近。

軒轅琅帶來的幾個皇城司守衛飛身迎上去,拔劍與那幾個黑衣人纏鬥在一起。

軒轅琅抬手搭在刀上,面色警惕。

「你輕身功法不錯,先走。」

李蓮花說,「這不好吧?」

話音未落,腳下便運氣飛身出去,身形快得只見虛影。

「他們是來毀屍滅跡的,你盡量抓活的!」

而後,聲音遠遠傳來,「我去千燈客棧等你!」

軒轅琅:「……」

那邊的黑衣人見有人逃走,抬腳就想追,卻被縱身飛來的軒轅琅一刀攔住去路。

……

刀兵聲漸遠,李蓮花沉思着往城中走去。

這赤藤毒,即便是在西孛國,也是難得一見的奇毒。

有實力悄無聲息弄到手,想來兇手非富即貴了。

只是如此厲害的人物,要殺一個婢女,還是一個出宮探親的婢女,完全不需如此大費周章。

若是晚晴姑娘得罪了人,要折磨她,也有的是法子,不該喂下赤藤。

且朝露說,晚晴一向待人親和,久居深宮應該不會結下這樣的仇家。

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對方的目標不是晚晴,而是……

昭翎。

雖然早料到這種可能,但真確定下來,他還是止不住擔心昭翎。

思緒流轉間,李蓮花已經到了千燈客棧門口。

客棧門戶緊閉,沒有半分今日他到來時的熙攘熱絡。

李蓮花提氣一躍而上,飛身進了客棧里。

他閉眼仔細回顧今日進門時的景象。

在門口遇見晚晴姑娘前,她似乎是從……東南方向過來的。

李蓮花走到東南方向的樓梯前,往上看了一眼。

千燈客棧共有三層,一樓堂食,二樓地字號房,三樓上房。

今日他住地字號房,晚晴毒發時倒在他門口,那想來也是地字號房。

李蓮花邁步上樓,將東南面的地字號房都開了一遍。

軒轅琅找過來的時候,便見他正蹲在一間空房裡,對着床榻發獃。

他面色有些不好看,快步走到李蓮花面前。

「晚晴的家人……」

他話沒有說完,李蓮花接上了。

「只怕無一倖免,都遇害了。」

軒轅琅愣了一下,「你怎麼知道?」

李蓮花指了指床榻上的血跡,「不出意外的話,今日晚晴姑娘,就是看到自己親人的遺物,才會哭着從客棧出來。」

軒轅琅點了點頭,「她的家人,比她的死亡時間要早一個時辰。」

也就是說,她回家省親的時候,家人已經死了。

「而且在她家,還找到了她從宮中帶出來的一些財物。」

「金銀玉器都有,應該是公主平日里賞她的。」

軒轅琅想不明白,「只害命不圖財,這群人到底要幹什麼?」

「她又為什麼要在回家前跑一趟千燈客棧,又在看到家人喪命後,再回來一次?」

「那幕後的人又為何要殺她全家?」

「一個無權無勢的宮女,得罪了什麼人才會落得個這種下場?」

不圖財自然別有所圖,具體圖什麼呢,正在查。

往返客棧的原因呢,也在查。

所以一連串的為什麼,李蓮花只回答了他最後一句。

「得罪誰都不會,對方顯然不是衝著她來的。」

軒轅琅面色一凜,「你的意思是,對方是衝著……公主殿下來的?」

李蓮花垂眸沉思,將已知的線索一點點串聯。

「軒轅琅,義莊那群人留下活口了嗎?」

軒轅琅搖頭,「他們都藏了毒。」

李蓮花皺眉,「能在京城青天白日的來搶屍體,為就是不讓赤藤之毒暴露出來。」

他暗自喃喃,「看招式應該是青山派的人,怎麼會淪落到給人當死士?」

軒轅琅湊近過去,滿臉懷疑,「你怎麼知道是青山派的?」

李蓮花解釋,「碰巧遇到過,看過他們的人出招。」

「看到過你就記住武功招式了?」

軒轅琅冷笑,「看了你除了輕功絕佳,武功也差不到哪裡去。」

李蓮花趕緊擺手,「沒有沒有,闖蕩江湖嘛,學點輕功逃命用。」

軒轅琅知道他嘴裏沒什麼真話,也懶得追問,只說,「我會讓人順着青山派這條線索去查。」

他目光在四周瞟了一圈,指了指房門,「你有鑰匙?」

李蓮花笑了笑,「事急從簡嘛。」

軒轅琅圍着李蓮花轉了兩圈,上下仔細打量。

李蓮花被他看得瘮得慌,「幹嘛?」

「我得好好看看,你上沒上什麼通緝榜,萬一是哪裡逃出來的欽犯呢。」

「指不定抓了你,還能換上不少銀子。」

會開鎖,輕功一流,這樣的人只是個江湖郎中?

他是萬萬不信的。

李蓮花不給他多想的機會,「行了我不值錢,別琢磨了,幹活吧。」

軒轅琅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怎麼,你有頭緒了?」

李蓮花走在前面,與他娓娓道來。

「根據我們今日驗屍的結果,晚晴姑娘不是被人強灌的毒。」

「這麼說的話,她要麼是誤食,要麼……是自己主動吃下的毒藥。」

軒轅琅聽着,微微點頭。

李蓮花繼續說,「按照她今天的行程經歷來看,不像有心情吃東西。」

軒轅琅終於領悟了,「你的意思是,有人要害公主殿下,甚至以晚晴的家人作威脅。」

「但是她抵死不從,為了保護公主殿下,自己吞葯自盡?」

李蓮花終於露出了欣慰的目光,讚賞的看了他一眼。

「對嘍。」

軒轅琅想了想,繼續問道,「那對方是怎麼知道她今日要出宮看家人,還趕在她回家之前把人殺了的。」

「公主今日都不知道她去了哪裡,她應該是沒跟人提及過的,宮裡的消息本就不容易傳出來,何況是這麼隱秘的事情。」

李蓮花挑了挑眉,腦海中閃過朝露那個如釋重負的笑,「那就要從她身邊最親近的人入手了。」

軒轅琅驀然瞪大眼,「你的意思是……朝露有問題?」

李蓮花聳肩,「這種情況她很難摘乾淨。」

軒轅琅猛地一把拽住李蓮花,「那你還磨磨蹭蹭的,快回宮!」

難怪他臨走前要安排人去守着昭華宮,原來一早就有了察覺。

李蓮花被他拽着跑了兩步,好不容易才甩開他,「不是你等會兒!」

他滿臉無奈的看了軒轅琅一眼。

「你急什麼,現在我們什麼證據都沒有,貿然抓了朝露,只會打草驚蛇。」

軒轅琅這才冷靜了點,「那公主怎麼辦?」

李蓮花撣了撣衣袖,「我不是讓你安排人守着了嗎?」

「還在宮裡,他們不敢直接動手,不然也不會有今日墜塔之事了。」

軒轅琅這才放心了些,「那接下來呢?」

他不是沒破過案子,只是進程沒這麼快過……

李蓮花此人多智近妖,又見多識廣,的確有些本事,難怪能得公主青睞。

李蓮花出了房門,抬腳下了樓。

「接下來,接下來自然是去找證據。」

軒轅琅迷茫了,「去哪兒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