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蓮花樓解百毒?你確定要信病秧子 第2章_羅思小說
◈ 第1章

第2章

世間降下來一束光,就會照亮一片黑暗。

李蓮花做了一場夢,夢中四顧門前人流熙攘,往來客絡繹不絕,一如十年前。

「要說起這四顧門門主李相夷,那可是中原武林最大的傳奇。

他十五歲戰勝血域天魔,十七歲創立四顧門,年僅二十歲,便一統江湖!」

「有他帶領四顧門這支正義之師,如今的江湖不知少了多少血雨腥風!」

街頭的江湖人士侃侃而談,滿目的欽佩。

李蓮花恍若未聞,駐足在門前。

他仰頭望了半炷香的牌匾,始終沒有邁步進去。

就連在夢裡,他都沒有踏足昔日四顧門的勇氣。

直到一道人影負氣快步走來,撞過他的肩膀。

青年眉目英朗,眼眶赤紅,滿眼的戾氣。

驚鴻一瞥擦肩,李蓮花的瞳孔卻是驟然一縮,

腳下不穩踉蹌退了半步,他錯愕的回頭看向那人離開的背影。

那是……

「單孤刀?」

不,不對,那是年輕時候單孤刀……

「這位先生,你沒事吧?」

溫和的女聲在身邊響起,是他沉封記憶中,最熟悉的聲音。

他回過身,心頭重重一震。

是阿娩,少年時的阿娩……

她一如當年,一襲白衣溫婉毓秀,眉目間俱是憂思。

見他不說話,喬婉娩又輕聲喚他,「先生?」

李蓮花按下心中澎湃的思緒,面上毫無波瀾,朝她微微點頭。

「喬女俠,在下李蓮花,敬仰四顧門門主風采已久,不知可否為在下引薦一二。」

若當真如他所想,這門中……會有另一個自己。

喬婉娩頷首,目光有些擔憂的往單孤刀離開的方向瞥了一眼,側身將他迎進去。

「先生請進。」

「還沒請教,先生來自何門何派?」

「無門無派,一介江湖游醫。」說著,李蓮花隨她邁入門檻。

踏入四顧門的那一瞬間,一道陽光清晰的照在他臉上,有些晃眼。

這一瞬間,李蓮花才意識到,自己並不是在做夢。

他跨越了十年,回到了單孤刀與李相夷發生爭執的那一天。

廣袖中的手攥緊又放鬆,喬婉娩領着他一路直入內廳。

四顧門內一切如常,彷彿是再平靜不過的一日,四周的景與人,無一不是李蓮花最熟悉,也最陌生的。

一身紅衣的李相夷推門出來,正好對上庭院中的兩人。

他的目光隔空與喬婉娩身邊的李蓮花對上,一時之間,二人都短暫的有些愣神。

喬婉娩適時開口,「門主,這位李先生來門中尋你,我便將他帶進來了。」

李蓮花率先回神,朝李相夷拱手行了個江湖禮。

「在下江湖游醫李蓮花,見過李門主。」

李相夷邁步下了石階,停在了李蓮花面前。

「李先生不必拘禮,請。」

他側身領路,往庭院下的石桌走去。

一邊的喬婉娩道,「門主,李先生,你們聊,我去讓人備些熱茶來。」

「有勞喬女俠。」

李蓮花道過謝,目送她離開,這才跟着李相夷走向石桌邊。

桌子是十年前的桌子,李相夷也是十年前的李相夷。

李蓮花坐在他對面,沒有說話,自發的翻開一個倒扣的茶杯,為自己斟了半杯涼茶。

李相夷的目光從上到下打量過他,眉鋒微斂,心中生出幾分疑惑來。

分明是第一次見此人,他卻沒由來的生出一股熟悉之感。

他手掌落在膝上,指尖輕敲。

「李先生來四顧門尋我,可是遇上了什麼難處?」

李蓮花很清楚這個動作的涵義,他在深思,他起疑了。

李相夷對什麼起疑了?

他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茶,放下青瓷杯。

「倒是沒有什麼難處,只是聽聞四顧門李門主,心懷公義,帶領四顧門平四海定江湖,年少英雄,冠絕武林,心中甚是敬佩。

李某自小仰慕江湖俠客,只是天賦不佳,修習武道實在難見成效,便只得隨家中長輩習了醫。

如今家中事了,特至四顧門前,願憑了了醫術為公義二字略盡綿力,不知在下可否有幸,得償此願?」

方小寶忽悠多了,這種話張口就來。

他只是面上看着淡然,心中卻是有些緊張的。

他一緊張,話就多。

也不知道自己這番話,能不能瞞過李相夷。

說話間,一個婢女端了熱茶送來,李蓮花揚手拂袖去接,笑着與那人道謝。

「有勞。」

旁人退去,他轉眼看李相夷的時候,才發現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

直到他對上李相夷的眼,對方才收回視線,兀自倒茶。

「李先生心懷大義,在下佩服。」

「四顧門廣納江湖俠義客,自是歡迎先生的,只是……」

李相夷語氣微頓,目光上下打量他片刻。

「我觀先生身體抱恙,不如等養好了身子,再考慮此事。」

此人面色蒼白,腳步虛浮,見他第一眼,李相夷就知道他身體很差。

江湖上從未聽聞過李蓮花的名號,分明自稱江湖游醫,卻滿身的病氣。

這人,可疑得很。

李蓮花擱在膝上的手緊了緊,眉頭微皺。

他知道李相夷聰明,卻沒料想僅僅打了個照面,便能斷出自己的身體狀態。

再這麼下去……身份怕是瞞不住。

或許剛才,他就不該進了。

這四顧門,留不得。

「醫者難自醫,是在下唐突了。」

「李門主說的對,拖着這副枯枝敗葉的身軀,的確難堪大用。」

「謝過李門主的茶,那李某就此別過。」

他現在是一刻也不想多待,生怕被李相夷察覺出什麼來。

也不等李相夷的回應,撐起身便打算離去。

越怕什麼越來什麼,他起得急,眼前驀然一陣發黑。

腳下踉蹌兩步,本想去扶桌子,卻被快步起身的李相夷扶住。

「李先生,你沒事……」

李相夷話語驀然一頓,他握住李蓮花廣袖下勁瘦的手腕,眼底閃過詫異之色。

「你體內……有我的內力。」

他眉頭一緊,仔細凝神探查。

「……揚州慢?」

他眼中儘是疑惑與審視,仔細打量李蓮花那張臉,越看越覺得熟悉……

「李先生,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李蓮花心下如浪潮湧動,飛速的轉動思緒,妄圖想個能騙過去的法子。

心緒起伏過重,胸口猛地滯塞,一陣劇痛升騰而起。

「咳……」

喉頭湧上來一股腥甜,他重重咳出一口血,失去意識。

「李先生!」

李相夷連忙扶着他坐下,點下他身上幾處要穴,運起揚州慢為他療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