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蓮花樓解百毒?你確定要信病秧子 第3章_羅思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別院客房。

喬婉娩帶着一個大夫快步趕來,一進門就看見李相夷坐在床邊,正將手搭在李蓮花的手腕上探查。

「阿娩。」

聽到動靜,他連忙起身給那醫者讓位置。

「李先生怎麼了?」

喬婉娩皺眉問。

她一聽到消息就帶着大夫趕來了,分明這位先生進來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

李相夷看了她片刻,終歸沒有把探查到揚州慢的事說出來,只是搖了搖頭。

他走到桌邊坐下,回頭看着昏迷不醒的李蓮花,眉頭緊鎖。

李蓮花,李蓮花……

他對這個名字,當真是沒有半分印象。

但這人身上,有揚州慢的內力,他也實實在在覺得此人熟悉。

一時之間,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記憶錯亂,忘記了這個人。

那邊的老大夫把完脈,滿臉喪氣的嘆了一聲。

李相夷側目,「如何?」

「脈象很奇怪,像是中毒了,但又探不清楚是什麼毒。」

老者撫須思索着,「能感覺到這毒來勢洶洶,厲害的很,若不是門主以揚州慢調理,怕是回天乏術。」

「回天乏術?」

李相夷猛地站了起來,朝床邊走去。

「已經嚴重到如此境地了嗎?」

一旁的喬婉娩眸中閃過不解,分明今日才見,他怎麼如此關心那位李先生?

「從脈象上看,這毒已經入肺腑,怕是已經中毒多年……」

大夫看着李相夷越皺越緊的眉頭,趕緊繼續補充,「不過,門主的揚州慢可以壓制毒性。」

「揚州慢……」

李相夷輕聲呢喃這幾個字,目光再次落在李蓮花的身上。

大夫走到喬婉娩身邊,開了方子交代了幾句,這才離開。

喬婉娩邁步過去,「相夷,你先前見過這位李先生?」

李相夷想了好一會兒,才搖了搖頭。

「沒有,今天是第一次見。」

喬婉娩偏頭去看他的神情,「你……很關心他?」

李相夷看向她,「阿娩,我看見他,總有一股很熟悉的感覺。」

李相夷說不上來這種感覺,並不是像熟悉的朋友,而是一種沒由來的……親切。

喬婉娩目光掃過榻上的李蓮花,這個角度的側臉看過去,她似乎……也覺得有些熟悉。

「阿娩,你從前,可曾聽過李蓮花這個名號?」

喬婉娩搖頭,「需要我讓人去查查他的來歷嗎?」

李相夷舒展眉目,點了點頭,「好,辛苦你了。」

喬婉娩垂下眼睫,抿唇片刻,還是問起了今日之事。

「相夷,你跟單副門主……」

提起單孤刀,李相夷的眉頭便又皺在了一處。

「阿娩,師兄與我意見不合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今日做的,是最有利四顧門的決定。」

喬婉娩抬起眼看了他好一會兒,似是有話想說,卻終究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大夫走前開了葯,我去看看。」

說完,她轉身離開了客房。

李相夷目送她離去,腦中回閃過今日師兄決絕的話語,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心。

他今日話說重了,但他實在氣不過師兄如此糊塗,江湖事江湖了,斷不該讓朝廷插足進來。

目光一轉,又看向榻上躺着的李蓮花。

他用揚州慢給這人療傷以後,內力與他體內的內力完全融合在一起。

讓他越發確定,李蓮花體內的,正是他的內力。

待他醒來,一定要好好問清楚。

……………………

第二日,李蓮花是被吵醒的。

由於昨夜李相夷用揚州慢給他療傷,這一覺睡得很沉很安穩,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臨近日暮了。

他緩了好一會兒,才認出這是什麼地方。

回想起昨日之事,只覺得這毒發得真是時候。

他翻身坐起來,虛眯着眼循聲順着窗戶看出去。

庭院里,少年衣袂翻飛,劍很快,身法也很快,一招一式飄逸靈動。

破空挑刺,劍光隱現,少師在他手中聲聲碎金錚鳴,每一道劍影都似力貫千鈞,卻又收放自如。

他看了一會兒,嘖聲搖頭。

年輕人,真有精神。

那邊的李相夷一套劍招恰好走完,利落的挽劍負於身後,側眼看過來。

「你醒了?」

少年人逆着夕暉,整個人都在發光。

好個驚才絕艷的李相夷,饒是自己見了,都止不住愣神。

李蓮花抵着拳低咳了兩聲,「多謝李門主搭救,在下感激不盡。」

李相夷拍劍入鞘,轉身往門口過來。

進來的時候,手裡還端了一碗葯。

葯是溫的,昨夜就熬了,煨了一夜。

李蓮花端在手裡,也不嫌苦,仰頭灌了下去。

李相夷遞過去一顆糖,李蓮花愣了一下,伸手接了。

糖是他最喜歡吃的那家鋪子的,隱約能品出甜味。

「謝謝。」

李相夷在他面前的桌邊坐下來,理了理衣擺,定定看向他。

「李蓮花,李先生。」

那雙眼透着明亮堅毅的光,好看的緊。

李蓮花對上他的視線,撐着桌面的手緩緩放下來,坐正身軀好整以暇應他。

「哎。」

「我昨日的問題,你還記得嗎?」

李蓮花思考了一會兒才搖頭道,「喲,這我可記不清了。」

他伸手點了點頭自己腦袋,笑着擺手,「年紀大了記性不好,李門主體諒一下。」

李相夷倒也不介意再問一次,「你體內為什麼會有我的內力?」

「我覺得你很熟悉,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李蓮花眉頭一挑,神色頗見幾分欣慰,「巧了,我也覺得李門主面善。」

「這大概就是,一見如故吧。」

他頓了頓,又繼續道,「至於我這體內的內力,不是李門主自己渡過來的嗎?」

而後又連忙抱拳道謝,「感謝李門主大德,如若不然,昨日我怕是就毒發身亡了。」

李相夷看着他,眉鋒一聚。

此人看着文雅得像個書生,說起話來卻滴水不漏,分明是**湖。

講了這麼多,全都避開了他的問題。

「早在我渡過去內力之前,你體內就已經有了我的內力。」

他靠近距離,直直盯着李蓮花。

「李蓮花,你到底是誰?」

對上他那雙明亮的眼,李蓮花心底有無數忽悠人的話也說不出來了,他別開眼,輕嘆一聲。

這小子可不是方小寶,沒那麼好忽悠,怕是多說多錯。

這樣的事太過匪夷所思,若不是親身經歷,他自己都不可能信。

跟他實話實說,自己是未來的李相夷?

心高氣傲的少年人,怕是接受不了這樣蕭瑟落魄的未來。

「李門主,每個人都有不願提的秘密,要不然,你考慮考慮,尊重一下我的意願?」

李相夷笑了一聲,並不認同他的說法,「我可以尊重你,但你這秘密與我有關卻瞞着我,到底是誰不尊重誰?」

李蓮花被他堵得有些苦惱,他記得自己以前沒這麼能說會道吧?

他沉思了好一會兒,才看向李相夷,轉移話題。

「李門主,我有些餓了。」

李相夷站了起來,垂眼睨他片刻。

「你不說,我不逼你,我自己查。」

說罷,提着少師轉身離去。

李蓮花目送那紅衣少年的背影漸遠,長長舒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