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什麼!」
一直到醫院,奶狗弟弟還在紅着眼哼哧。
醫生見了都道:「這是你弟弟吧?
真擔心你啊。」
我心累的不想講話。
檢查一番,骨折,得安排手術。
我讓奶狗弟弟去給我繳費:「看你還是學生吧,我先自己交上,但肯定是你的全責,記得讓父母轉醫療費給我。」
「沒事。」
奶狗拿着病歷下樓,「我有生活費。」
「十萬,應該夠吧?」
我一噎,差點忘了這小子開寶馬,萬把塊的肯定有。
手術,全麻。
醒來時我腦子還不清醒,看見坐在身邊的帥哥有點飄,張口就道:「你就是大師給我算的男人?」
「……什麼?」
我慢吞吞的:「我愛虐戀,真的,別克制,我就好虐這口。」
「姐姐,你還好嗎?」
「感覺你有點小,只有年齡小吧?」
我微微眯眼,目光往下瞟。
「姐姐你在說什麼啊!」
帥哥一個虎撲上來,臉頰通紅,「好多人呢!」
我哦了聲,靜了會,又道:「這算第一傷了嗎?
第二傷什麼時候開始?
進度快點行嗎,虐的太久我也會心累,除非你給我點甜頭。」
帥哥欲哭無淚:「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我沖他勾勾手:「來。」
趁着帥哥湊近的間隙,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啵的在他嘴上親了一口!
「你幹什麼!」
我饜足的舔舔嘴唇:「來吧,虐我吧,我已經嘗到甜頭了!」
等我再醒來,身邊人變成了閨蜜老楊,我腦子還有點懵,張嘴就是:「我男人呢?」
「男個鎚子啊!」
老楊恨不得給我兩下子,「傅喬你真給撞傻了?」
我砸吧砸吧嘴:「昨晚上夢見嘴兒了個小帥哥,哎呀,那是真帥啊,還想再嘴一……」望着從廁所出來滿臉通紅的奶狗,我眼睛瞪得像銅鈴:「靠,昨天不是做夢!」
我瞬間驚出一身冷汗,完了完了,糟蹋良家小男孩了!
老楊樂了:「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咱們系大一新生,物理院的新晉院草晏知裴。」
我眼前一黑,糟蹋的還是根窩邊草!
晏知裴臉還有點紅:「原來你就是研究生院的傅喬啊,我經常聽我爸提起你。」
我一愣,絕望的閉上了眼,晏知裴,晏庭,他爸就是我導師啊!
正想着,病房門被哐的推開,晏導風風火火進來,兜頭就給了晏知裴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