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棄婦娘親熬成妃免費閱讀 第六章 點人頭_羅思小說
◈ 第五章 安身立命

第六章 點人頭

眾人激動不已,丹藥的價格在丹芒大陸居高不下,若是家底不豐裕,根本消費不起!高階的丹藥,更是可遇不可求!

「青大小姐,abc兩黃金。」

斜眼瞧着青泠兒,蘇忘態度悠然,毫無咄咄逼人之意,卻令青泠兒感覺到一股上位者的威壓,忍不住肝膽顫抖。

她哪裡來得abc兩黃金?她根本沒想過自己會輸啊!

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跟這賤人賭了!她一定是早先便知道這一切,所以才會贏了自己!

青泠兒拒絕相信自己輸給一個廢物,賭丹從未輸過的她渾身顫抖着,連連搖頭。

「不!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青大小姐,願賭服輸!」

「對,願賭服輸!」

許多之前就看不慣青泠兒,但是不敢給蘇忘母子幫腔的人突然開口朝青泠兒施壓,其餘的則是想購買蘇忘丹藥的人。

之前他們那麼嘲諷蘇忘,害怕對方懷恨不賣,連忙倒戈開始替蘇忘說話。

「不!不可能!一定是你做了手腳,一定是!」

青泠兒一邊後退,一邊指着蘇忘的鼻子大吼。

司南長歌頓時臉色就沉了下來。

「青大小姐!我司南家的產業向來沒人敢動,你是在懷疑我們的能力嗎?」

「不是的,不是的,可是我……」

「這場賭局是鄙人親自做的見證,那麼你是在懷疑我咯?」

「我沒有!」

「那麼好的,請您願賭服輸,支付abc兩黃金!」

司南長歌忽然一笑。

「當然,如果您支付不出,以您青家大小姐的身份,我司南家的**願意借青大小姐abc兩黃金。」

司南話音一落,蘇忘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這男人……好狡猾!誰不知道**都是高利貸?

這abc兩黃金青泠兒本就拿不出,利滾利下去,恐怕得賣身才還得起吧?

顯然青泠兒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可她也明白,如果自己拿不出這abc兩黃金,根本走不出**大門!可惡,她有些痛恨為什麼今天出門之前沒翻黃曆!

深吸兩口氣,青泠兒最終還是點頭借了黃金。至於她怎麼還錢,這就不是蘇忘該考慮的問題了。

涼涼的目光看着青泠兒簽完欠條後一臉悲憤奪門而出,蘇忘盯着司南長歌派人送過來的abc兩黃金的票據,突然有些頭疼。

她現在實力還未恢復,這abc兩黃金無異於奪命金吶!

閑閑目光隨意朝四周一看,蘇忘果然看到許多貪婪視線。

擺了擺手,蘇忘沒接票據,轉而道:「司南少爺,你們司南家產業眾多,對嗎?」

「怎麼了?」司南長歌沒明白蘇忘的意思。

「我想麻煩司南少爺一件事,當然做為酬謝,會付您一百兩金的酬勞。」

這大手筆頓時又震驚了**內的所有人,大家紛紛有種,這妞兒花得不是自己的錢,一點都不心疼的感覺。

你不心疼,我們聽着都心疼了啊!這可是abc兩黃金啊!足夠他們一輩子吃喝不愁了好嗎?

別說旁人震驚,就連司南長歌都對蘇忘的闊綽印象深刻,不過能賺錢的機會他可不會放過:「您請說。」

「我想讓您幫我找一套清凈安全的房子。」

聯想到剛才屬下給自己彙報的消息,司南長歌不驚訝了,似笑非笑問。

「要不要再給你找個大夫?」

不過轉眼在蘇忘手上的丹盒上一看,他又覺得不需要了,因為蘇忘賭的是木系療傷丹藥。

果然,蘇忘搖了搖頭。不過她不需要大夫是因為九轉幫她把傷治好了,並不是因為丹藥。

看着蘇忘帶著兒子、丫鬟走到一邊一架賣丹,司南長歌忍不住眯着眼睛,招來屬下,低聲道。

「你去把今天發生的一切,告訴四王爺,記住,原封不動。」

「是!」

與此同時,京城各家也對今日的一切產生了不同的反應,若說反應最劇烈的自然當屬七王府和蘇相府。

「不可能!她是個廢物,怎麼可能猜對丹藥品級,還猜對數目?」

蘇家人無論如何都不相信這個消息,這十幾年來,他們看着這個廢物長大的,她連最簡單的初級入門丹藥都煉製不出,體內一點靈力也沒有!

「這……這……屬下也不知道,整個京城已經傳遍了三小姐贏了青家大小姐的事!」

蘇家家主不禁神色凝重,一揮手道:「再去打探,密切關注蘇忘的一切舉動!」

七王府

「這個賤人藏得也太深了!在府里呆了這麼多年,竟然一點都沒表露出來!」

「可是蘇家也沒動靜啊?」

「要是王爺知道她有這種本事,會不會再讓她回來?」

「不可能,王爺將她逐出府去的消息已經公告天下了,不會讓她回來的!」

「那我就放心了。」

當然,這一切都沒有影響到蘇忘。

她十分愜意帶著兒子和月奴查看自己未來的居所,司南家的人辦事效率很不錯,她丹藥賣到一半,就忙完了。

這所小院子有十多個房間,四面都是花園,院牆很高,在富人區,花了蘇忘兩千兩黃金,但她覺得物有所值。

抽出一張一百兩黃金的票據,蘇忘將它遞給月奴,道:「你去置辦日常用品,順便把西街的牙婆帶來。」

「是!」月奴壓抑着自己的激動,幾乎是含着淚水離開的。

蘇忘不怕月奴拿着這筆巨款跑了,她是母親死之前留給原主的丫鬟,對原主一直忠心耿耿。

本來是一對兒,以前還有個日奴,不過在蘇忘懷孕以後,維護自己的時候,被人打死了。她一直記着這個仇,絕對不會忘!

來到新的家,蘇洵顯得很興奮,一雙葡萄般的大眼睛一直不停在四處亂看,卻一直沒鬆開握住蘇忘的手,彷彿只有這樣,才能令他有安全感。

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能走出王府那個大牢籠,也沒想到自己和母親竟然會有迎來好日子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