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父皇是個聖父婊。
兄弟謀反被誅,他卻憐憫其孤兒寡母,將其帶入宮中,悉心照料。
他說:「做人應該心懷善念,罪不及家眷。」
後來,他口中的良善之人,不僅奪走了他的帝位,還將一應皇眷盡數屠戮。
再睜開眼,我回到了十年前。
彼時,先秦王妃攜幼子剛剛入宮。
看着她身旁尚且年幼的薛無寒,我勾唇淺笑。
父皇,你守不住的江山,我來守。
你訓不好的狗,我來訓!
看着面前正在盈盈下拜的卿如月和薛無寒,我才驚覺,我竟然重生了。
上一世,秦王造反,按律應該滿門抄斬。
父皇卻只賜死了秦王,不僅留下了秦王府其他人的性命。
還將秦王妃和世子接入宮中照顧。
他說:「做人應該心懷善念,罪不及親眷。」
後來我才得知,秦王妃卿如月,是他的白月光。
當初陰差陽錯,兩人愛而不得。
如今父皇大權在握,終於能夠抱得美人歸。
不僅力排眾議將卿如月封為貴妃,甚至將薛無寒視若親子,極盡寵愛。
而我和母后,漸漸的被冷落。
我替母后鳴不平,母后性格溫婉,讓我忍耐,不可違抗君父。
她一生敬愛父皇,惟願他得償所願。
殊不知,卿如月母子狼子野心,假意歸順,實際韜光養晦,暗中謀劃復仇。
她迷惑父皇廢了母后,又將薛無寒立為太子。
得償所願後,母子兩人也不再偽裝,舉起刀,將一應皇眷,盡數斬殺。
包括我在內。
可我沒想到,一睜眼,我竟然又回到了十年前。
一切剛開始的時候。
彼時卿如月攜子剛入宮,父皇國事纏身,母后先行招待。
她身着喪服,鬢角簪着一朵白花,臉上滿是哀慟,美目含淚,我見猶憐。
常言道:要想俏,一身孝。
如此裝扮,七分的美貌都要變成十分。
難怪父皇能對她念念不忘。
只是—「秦王妃拜見母后卻穿着一身孝服,可知這是大不敬?」
卿如月下意識抬頭,看向的卻是母后。
見母后不曾開口,她這才看向我。
峨眉輕蹙,一開口,聲音柔若無骨:「還請公主見諒,妾身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