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閃婚豪門相親對象是大佬,在什麼軟件可以看 第3章_羅思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許南音第二天沒有去上班,直接給人事發了一封辭職信,然後就在網上找工作,投了幾份簡歷,中午人事小張回復她,說她的辭職信老闆沒批,給她放了假,讓她休息幾天再去上班。

許南音心裏冷笑,直接將辭職信打印出來,踩着七寸高跟氣勢洶洶的殺到了雲帆科技,她沒有敲門,直接推開辦公室大門。

陳時禹將一份簽好字的文件遞給秘書,見她來了,讓秘書出去把門帶上,他將手裡的簽字筆擱下,捏了捏鼻樑,「不是給你放假了嗎?你可以趁着這個時間好好休息一下……」

「簽字!」

許南音將辭職信拍在了辦公桌上。

陳時禹捏着眉心的手指頓住,低眸掃了一眼,抬起頭望着女人臉上的冷淡和決絕,他的臉色肉眼可見的陰沉了下去,「你一定要這麼任性嗎?這個世上哪個男人不出軌?我只不過是犯了一次錯,你就要判我死刑?」

「簽字!」

許南音一句話都不想多說,這種髒了的垃圾,她不要了!

陳時禹自認為他已經夠低聲下氣了,可這個女人一點情面都不留,這讓他心裏挫敗又憤怒,他拿起筆在辭職信上籤上自己的名字。

許南音拿了辭職信,一刻都不願意再待,轉身就往外走,開門的時候,身後傳來男人咬牙切齒的聲音:「許南音,你一定會後悔的!」

從雲帆科技大樓出來,許南音才從恍惚和怒火中走出來,她仰頭看着頭頂雲帆科技四個大字,她五年的青春都在這裡。

可從今往後,她跟這裡就要徹底的告別了。

她和陳時禹分手了。

這句話在她腦海中轉悠了兩遍,痛覺神經才像是遲鈍而緩慢的,終於有了反應。

一直克制着,這一刻眼淚終究還是落了下來。

她和陳時禹從大學戀愛走到現在,身邊的同學都是出了社會就分手,她以為他們會是例外,怎麼都沒想到,他們也會走到分手這步。

明明他們以前是那樣好!

許南音坐在公交車站這裡淚流滿面,有兩個女孩結伴從車上下來,看到她在哭,遞給了她一張紙巾。

她道了一聲謝謝。

一個人坐到了中午十二點,等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她才起身打車去了醫院。

……

病房裡。

許靜看到女兒來,臉色有些不好,「陳時禹出差還沒回來?」

許南音今年二十五了,母親一直催她結婚,所以她和陳時禹約定等他出差回來就去領證,可現在這證肯定是不會領了。

她沉默了一會,還是老實坦白:「我和陳時禹分手了。」

許靜眼皮子跳了跳,脫口而出,聲音尖銳,「分手?你是不是瘋了?」

「媽,你不是一直不喜歡我跟他在一起嗎?現在我和他分手,你應該高興才是!」

「你今年都二十五了,不是二十歲的小姑娘,你和他談了五年,青春都耗在他的身上,現在分手,你是不是傻啊,這個分手是誰提的?」

許靜知道自己的女兒對這個男朋友看的有多重,前面兩年她看着陳時禹功成名就卻不肯給她女兒一個名分,一直逼迫女兒分手,但是女兒情願搬出去住也不肯分。

所以她篤定這個分手肯定是陳時禹提的。

「分手是我提的,我們三觀不一致,不適合做夫妻。」

「你和他都交往五年了,三觀不一致,早幹嘛去了?你別想糊弄媽,跟媽說實話,不然的話媽自己去問。」

「他不想太早領證,說想等到三十歲結婚,我耗不起。」

「三十歲!」

許靜氣的不行,「他想的倒美,三十歲你都是老姑娘了,生孩子都是高齡產婦,他這是一點都沒為你考慮過,這種男人你也別指望着他會疼人!」

「媽早就讓你分了,這個陳時禹不是個好東西。他跟那個女明星勾勾搭搭,這樣的男人就算跟你領證了,成了你的丈夫,你也看不住他,他遲早都是要出軌的,就跟你那個沒良心的爸一樣!」

許南音沒接這個話,她將買來的飯菜盒子蓋子打開,一一擱在母親的手邊,然後坐下來靜靜的聽着。

許靜罵罵咧咧的說了好一通,才把話題重新轉回女兒身上,「你還記不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陳阿姨有個兒子,比你大三歲,長得挺不錯的,人家現在還沒有女朋友,你們見一面?」

許南音無奈的說道,「媽,我才剛分手,你讓我緩幾天成嗎?再說我現在也還小……」

「你今天都二十五了,還小?」

許靜不可抑制的拔高了嗓音,自從生病後,她清瘦了許多,原本飽滿白皙的臉在時間和病痛的折磨下像是流失了營養和水分,露出高顴骨尖下巴,生起氣的時候尤顯歇斯底里,看起來很刻薄。

醫院裏消毒水的味道也讓這股氛圍更加壓抑。

「你知不知道,和你同齡的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了。」

許南音有些心煩,「媽,你趕緊吃飯吧,再不吃就要涼了。」

見女兒油鹽不進,許靜一咬牙,「媽得了這個病也活不久了,你要是不答應去見一面,我還不如餓死了算了!」

說完,許靜便拉過被子躺下,背對了過去。

許南音看着母親的背影,心裏很無力,不知道該怎麼辦。

最後,她只能妥協,「我可以去看看,但是我不能保證一定成。」

許靜一咕嚕的坐起來,笑眯眯的道:「不成也不要緊,只是讓你去見個面,多個選擇沒啥不好,咱們慢慢看,總會相到你喜歡的。」

她一邊說,一邊給陳韻打電話,定好了見面的位置。

……

咖啡廳里。

許南音剛坐下沒多久,就看到門口進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他身穿再普通不過的白色襯衫和黑色西褲,但因為形象太過出眾,他經過的地方,好多女孩都不由得扭頭悄悄往他身上瞟。

男人在咖啡廳里掃了一圈,拿出手機打電話。

許南音的手機響了,她接了後朝男人招了招手。

他朝她走過來。

男人越接近,許南音盯着那張稜角分明的臉,心跳不自覺的都快了兩分,這個相親對象竟然比照片上更好看一些。

男人來到桌前,低頭看了她一眼,像是想起了什麼,意味深長的問了一句,「許南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