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閃婚豪門相親對象是大佬,在什麼軟件可以看 第5章_羅思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媽,你不是說過我就算和陳時禹領證也管不住他,他遲早都是要出軌的,現在我和他分手及時止損不是很好嗎?」

「可是你怎麼能輸給夏柔的女兒?」

許靜揪着胸口的衣服,滿眼痛苦,這些年她從來沒有從那場失敗的婚姻里走出來,她以為把女兒培養的足夠優秀,自己就可以挺直腰板,有朝一日能在那個女人面前揚眉吐氣,讓顧天淮和老爺子看看,她不比那個女人差。

沒有男人,她也可以活。

可她怎麼都沒想到,她引以為傲的女兒竟然又輸給了夏柔的女兒。

這是把許靜那最後一點尊嚴狠狠的踩在地上碾,比殺了她還難受。

許南音何嘗不知道母親的痛苦和屈辱,因為她讓母親回憶起過去那些不好的往事,她也很自責。

她在母親身邊坐了下來,伸手摟住母親,輕輕撫摸她的後背:「媽,我沒有輸給她,除了陳時禹,其它事情我是不會輸給她的。」

可許靜這會兒根本聽不進去,她一直哭,哭她這些年受到的委屈和痛苦,哭她不該把女兒從顧家帶出來,跟她過苦日子,如果女兒還是養在顧家,就算比不上夏柔生的兒子金貴,可好歹她才是顧家真正的大小姐。

如果她的女兒是顧南音,不是許南音,陳時禹怎麼會跟她分手?

都是她的錯,她不該那麼自私,是她對不起女兒!

許南音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靜靜地等母親發泄完,等她疲憊的止住聲音,她將母親扶到床上躺下,給她掖好被子。

等母親睡著了,她才起身拿了掃把開始打掃。

把病房裡收拾乾淨了,她才坐下來拿起手機,點開微博,看到了微博上的熱搜。

許南音考上大學後,怕母親太孤單,便用暑假兼職的錢給母親買了智能手機,可以聊天視頻追劇。

許靜學習能力很快,年輕人玩的東西,她都會玩,也很喜歡玩。

住院後,醫院裏沒什麼人和她聊天,她便刷微博微信打發時間。

許南音怎麼都沒想到,她上午才去辦理離職,和陳時禹那個渣男劃清界限,下午,他和顧冉就官宣了。

夏柔,這個曾經風華絕代的娛樂圈初代女神,立即點贊轉發祝福了女兒官宣戀情的微博,並且還關注了陳時禹。

眾所周知,夏柔早就嫁進豪門了,所以顧冉榮升大小姐的身份自然就曝光了。

「驕縱任性獨闖娛樂圈的大小姐X白手起家的科技新貴」

這應該是娛樂圈近年來最讓人意外也是以後最讓人看好的一對了。

如果許南音不是前女友,她應該也會祝福他們。

心口又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疼。

許南音直接切換到了微信,打算清理一下朋友圈。

這時葉秋的電話來了。

她一接通,那頭就咆哮,「媽的,音音,你看到微博了嗎?陳時禹竟然跟那個顧冉官宣了,明明他是你的男朋友,你說他這是什麼意思?」

許南音看了眼睡熟的母親,捂着手機起身從病房出去,把門帶上後,她才小聲說道:「我跟他分手了。」

「分手?是那狗東西出軌?!!!」

「陳時禹這個賤人,你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他什麼都沒有,現在有錢了就沾花惹草,南音,不能放過這兩個賤人,我們去微博曝光他們!」

「我幫你掛!!」

許南音閉了閉眼,「不能掛,我媽馬上要做手術了,我不想她被人打擾。」

「可就這麼放過他們嗎?音音,我真的替你很不值,我咽不下這口氣!」

她又何嘗咽的下這口氣?

可現在,她只想母親可以手術成功,其它的事情只能以後再想,她怕刺激到母親。

回到病房,許南音將手機放回包包里,看到包里的那本結婚證,她頓時頭疼不已,不知道該怎麼和她媽講這件事。

以她媽現在這個狀態,要是知道她和人閃婚,肯定接受@不了。

許南音想了想,還是找出沈夜的電話號碼,給他撥了個電話過去。

只是電話一直在響,沒有人接。

打了第二個,也還是這樣,他真的很忙。

她心裏嘆了口氣,編輯了一條短訊。

【沈先生,關於我們領證的事情能不能先不和長輩提,我媽周末要做手術,我想等手術之後再告訴她】

發過去後,拿着手機等了一會,沒看到回復,她才把手機放回去。

……

下午,許南音去超市買了食材,回家煲了湯做了幾個許靜愛吃的菜,用保溫桶裝着提到醫院。

推開病房的門,看到母親還躺在床上,閉着眼睛一動不動。

中午她買的飯,一口未吃,許南音將涼掉的飯菜收拾了,給保溫杯換了水。

手機突然響了。

她將水瓶放下,忙從包里拿出來看了一眼,屏幕上顯示相親對象四個字。

她拿着手機離開病房,邊把病房的門帶上邊點了接聽,手機放在耳邊,那頭男人先開口:「我媽想跟你們吃頓飯,你晚上有時間嗎?」

許南音頓時有點頭大,「沈先生,我給你發的短訊你沒看到嗎?」

那頭靜了一秒,開口:「我跟我媽說你現在是我女朋友。」

女朋友三個字就像羽毛一樣輕輕划過她的心尖,讓許南音焦躁的心情慢慢平復了下來,她本來想拒絕這頓飯,可想到他也得向他的母親交代,便改了口:「我晚上有時間,但是我媽可能去不了,她周末要做手術,醫生不讓她出院,我一個人去成嗎?」

「可以,我現在有點忙,晚點去接你。」

「不用,你告訴我地點,我可以自己打車過去。」

……

紅樓是江城有名的中式餐廳。

許南音回家換了身衣服,化了精緻的妝容,踩着約定的時間走進門。

沈夜定的是包間,她報了電話號碼,就有穿着旗袍的女服務生領着她上樓。

七樓一到,走出電梯,就看到紅毯逶迤到盡頭的大廳,兩邊牆壁掛着中式名家的水墨畫,頭頂還吊著一排排紅燈籠,十分好看。

她不是第一次來,卻是第一次上這一層,據說是貴賓層,消費必須八千起步。

許南音記得葉秋說過,一個人重不重視你,從日常細節就可以看出,原本現在她應該是帶着母親一起來的,沈夜把兩家第一次見面的地點定在這裡,就可以看出他心裏是很重視兩人的這段婚姻的。

許南音心底那點糾結和後悔這一刻也煙消雲散了。

「顧夫人,你待會別客氣,喜歡吃什麼隨便點,不要給我省錢。還有冉冉,你也是,你太瘦了,待會多吃點燕窩魚翅,好好補補!」

熟悉熱絡的女人嗓音傳進許南音的耳朵里,她頓住腳步,抬頭望去,看到了迎面走來的一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