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閃婚豪門相親對象是大佬,在什麼軟件可以看 第7章_羅思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許南音抬起頭看向男人英俊的側臉,哪怕她和他已經領了證,他現在名義上應該叫她的老公,可到底兩人今天才認識,她現在挽着他在前男友的現女友面前炫耀,他會不會心裏不舒服?不肯配合她?

她的心砰砰砰的跳了起來,一瞬不瞬的盯着男人菲薄的唇瓣,很怕從他嘴裏聽到「不是」兩個字。

像是察覺到了她的視線,男人低眸看了她一眼,突然他拉下她挽着他手臂的手,在許南音尷尬的要收回去的時候,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掌,將她的手牢牢的握在他的大掌里。

溫暖又乾燥的手心讓她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白皙細膩的臉頰霎時間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紅暈,臉頰滾燙。

「走吧。」

沈夜沒有理會顧冉,甚至看都沒看她一眼,牽着許南音從她們面前走過去了。

許南音忐忑不安的情緒就這樣被男人給撫平了。

顧冉還是第一次遇到敢這樣無視她的男人,她氣得咬牙切齒,可又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長相真的很出色。

只是男朋友而已,她就不信許南音守得住!

……

許南音跟隨男人的腳步,這一小段路整個人走的暈乎乎的,很緊張,好幾次都想把手抽回來,可又不敢動,直到兩人走到一個包房門口。

男人用另外一隻手把門打開,許南音看到了坐在裏面的陳阿姨。

她想收回手的心思立刻掐斷了。

陳韻一看到他們進來,立刻站起身,笑容和藹又熱情,「你們來了!」

「阿姨好。」

許南音很乖巧的喚了聲。

「哎,好!」

陳韻重重應了聲,看着女孩嬌俏可人的模樣,又看到兩個人牽在一起的手,笑容更燦爛了,她忙招呼道:「來,許小姐過來坐,餓了吧,這邊有菜單,想吃什麼隨便點。」

沈夜牽着許南音走過去,在許南音要入座的時候,他替她拉開了椅子。

許南音身子頓了下,抬頭看了男人一眼,他做這個事情很自然,讓人能感受到他刻入骨子裡的體貼和細緻。

入座後,沈夜坐在她的身邊,陳阿姨將菜單遞給她,讓她點菜。

許南音翻開菜單,看到圖片上精緻的菜肴,心裏感嘆被重視的感覺真好,只是低眸掃了一眼圖片下面的價格,又覺得這些菜都不是那麼香了。

一杯果汁竟然可以賣五百八十八,這不是搶錢嗎!

從第一頁翻到最後,許南音琢磨着價格,最後點了一盅青菜瘦肉粥,還有兩個清爽不辣的炒菜,一個蒸菜,然後把菜單遞給陳阿姨。

「阿姨,我點完了,您點吧。」

陳韻來之前已經看過菜單了,知道這上麵價格很貴,很不划算,不過為了不讓兒子丟面子,她還是象徵性的翻看了幾頁,看到許南音選的幾個菜,都是很適合她吃的。

陳韻記得現在的年輕人都是喜歡吃帶點辣的,所以她又添了兩個葷菜。

「阿夜,你看看你有沒有什麼想吃的,這頓媽來請,你們隨便點。」

陳韻把菜單遞給兒子。

沈夜直接叫來了服務生,當著兩人的面添了幾個菜。

許南音的記憶好,聽出沈夜點的菜都是那本菜單里最貴的,立刻說道:「我們三個人吃不完的。」

沈夜黑眸掃了她一眼,將菜單合上。

「就這些。」

等服務生拿着菜單出去後,包房裡一時間安靜了下來,許南音心裏有些拘謹,不知道該說什麼。

「許小姐。」

陳韻笑着拉過她的手,「我還是叫你音音吧,音音,你知道嗎?第一次見你,我就希望你能做我的兒媳婦,沒想到現在這個願望終於要成真了,阿姨真的好高興!」

許南音看着陳阿姨眼底不加掩飾對她的喜愛,有點受寵若驚,她不由得想到兩人就見過一次面,當初陳阿姨低血糖,被她和母親遇見,她不過是幫忙去買了麵包和水,陪着坐了一會,眼前的長輩就一直將她放在心上,想讓她做她的兒媳婦。

而她和陳時禹在一起五年,對姚慧噓寒問暖,每次去醫院都是她陪着,這麼多年也不見姚慧對她有一絲好臉色。

過去她總覺得日子是兩個人過,就算姚慧不喜歡自己,只要她和陳時禹認定彼此就好了,可現在這一刻她卻深刻的明白了母親的良苦用心。

「阿姨,能做您的兒媳婦,我也會很開心。」

「你媽要是跟我成了親家,以後我們就不愁沒人說話了。」

陳韻嘆了口氣,然後話鋒一轉,關切的問道:「她今天沒來,聽說她這個周末要做手術,她是生的什麼病?」

「你媽也真是,她跟我打電話都沒有透露一句,要是早知道,我就過去看她了!」

許南音看着陳阿姨,她知道不管男方父母再好,聽到女方父母生病,總會或多或少有些考量,尤其還是胃癌這種大病。

許南音和沈夜領證之前,並沒有和他說過,她母親生病的事情。

這麼一想,她整個人有點緊張,甚至心虛了。

遲疑了一會,她也沒有選擇隱瞞,老實回答:「我媽得的是胃癌。」

這話一說完,她就盯着陳阿姨的臉,唯恐陳阿姨臉上會露出震驚生氣的情緒,說她欺騙他兒子,交往之前沒有說清楚。

可是陳阿姨臉上只有震驚,沒有生氣,她痛心的道:「怎麼會是胃癌?我之前見她不是精神挺好的嗎?」

「是體檢發現的,說是早期,可以治好的。」

陳阿姨擦了擦眼睛,拍了拍許南音的手:「真是辛苦你了,以後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就讓阿夜替你跑,你多休息休息。」

這和許南音預想的不一樣,她怔怔的望着眼前的長輩,看着她微紅的眼眶,心底是有些觸動的,自從知道母親得了胃癌,許南音腦神經就開始緊繃著,精神壓力很大。

她記得她把母親生病的事情告訴陳時禹,陳時禹卻以工作忙為由,一次都沒有去看過她的母親,後來她聽到他和姚慧吵架,姚慧說癌症是個無底洞,是治不好的,而且癌症會傳染,她媽得了胃癌,她也會得,以後生的孩子身體也不是健康的。

許南音想了想,陳時禹好像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對她冷淡的。

想到這裡,她偏頭去看旁邊的男人,想看看他是什麼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