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閃婚豪門相親對象是大佬,在什麼軟件可以看 第8章_羅思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只是男人正低頭拿着手機處理事情,像是根本沒聽到她們的對話。

「你媽是住的哪個醫院,明天我去看看她。」

「不用了,阿姨。」

「我現在每天也沒什麼事,好長時間沒和她見面了,怪想的。」

許南音還是把母親住院的地址說了。

「你們是預約的楊醫生吧?之前我們小區里有個張阿姨就是他給看的,都十多年了,現在身體還挺好的。」

「我們預約的是王醫生,醫院說楊醫生這段時間去京城做學術交流了,得三個月後才能回來。」

「啊,這可惜了,王醫生的名氣沒有楊醫生大,醫術應該不如楊醫生,你怎麼不再等等?」

「我本來也想等等,但是醫院說楊醫生現在年紀大了,基本就不出診了,王醫生是他的徒弟,這些年手術做的反饋也挺好的。」

「那也應該沒問題,你也別太擔心,你媽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會治好的。」

許南音想就衝著婆婆對她的這份善意,她和沈夜雖然是閃婚,以後她也會努力和他把日子過好的。

對未來有了規劃後,她整個人都放鬆了許多,和陳阿姨有說不完的話。

沈夜坐在兩人旁邊,沒有去插嘴,只是偶爾茶杯空了,他會主動添水。

這頓飯吃的很舒服。

……

離開時,陳韻打算結賬,卻被告知已經結過了,她埋怨的看了兒子一眼,拉着許南音的手道:「我這兒子很孝順,也很有本事,我們小區那些養兒子的都沒我過得好,音音,阿姨可以給你打包票,你要是嫁給我兒子,他肯定會對你好的!」

作為女朋友,許南音還是誇了男朋友一把,「阿夜很體貼。」

「他就是嘴巴笨,要是會說話不至於拖到這個歲數。」

陳韻拉着許南音下樓,一邊進電梯一邊笑眯眯的道:「不過我這兒子眼光也很高,之前不是沒有女孩子願意跟他談,是他自己不肯,現在跟你相親,才第一天你們就確定了關係,這說明你合他眼緣,你們有緣分!」

「所以啊,這緣分到了你們就把該辦的事情早點辦了,趁着阿姨現在還動得了,等你們有了孩子,還可以幫你們帶帶。」

不管陳阿姨說什麼,許南音都乖巧的聽着,沒有反駁,這也讓陳韻心情更加好了,一直到兒子停車她下車,她都還不忘轉過頭讓許南音有時間去她那裡吃飯,她給她做好吃的。

……

陳阿姨住的離醫院不遠,車又開了十多分鐘就停了。

許南音坐在副駕駛,本來打算下車,可想到什麼,她又坐回去,望着駕駛座上的人,說了一聲:「對不起。」

男人偏頭望向她。

他的眼神漆黑深邃,臉上沒什麼情緒,在她面前他一直都是紳士有禮的。

這一整天相處下來,許南音覺得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的結婚對象。

只是,她媽是胃癌早期,雖然是可以治好的,可是手術之後也要吃藥複查,雖然這個錢她可以一個人承擔,但是醫生說過胃癌術後還有複發的可能性。

這個常識他肯定也知道。

陳阿姨不介意,可和她領證的是沈夜,她也應該給他一次選擇的權利。

斟酌了一會,許南音輕聲開口:「我媽的事情你如果介意,我明天可以去和你把婚離了,我不會拖累你的。」

沈夜眼眸一沉,臉色有些不好,「才領證一天你就要離婚?」

「我之前沒有和你說清楚,這算騙婚。」

「……」

沈夜靜靜看着眼前的姑娘,她的眼神清亮倔強,從昨天晚上他就看出來了,她是一個很有主見的姑娘。

男人靜默了一會,突然問:「如果我媽得了癌症,你現在會要求跟我離婚嗎?」

許南音下意識的搖了搖頭,可搖完後她好像知道了他的答案。

看着女孩眼裡的意外,沈夜不着痕迹的扯了下唇:「你不會跟我離婚,你又怎麼會覺得我想要跟你離婚?」

「許南音,你未免把我看的太low了!」

許南音這是第二次聽到他連名帶姓的叫她。

比起第一次,他這次語調明顯加重了一些,這是生氣了?

許南音看着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又說了一聲對不起。

「以後希望許小姐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和我說,不要把離婚掛在嘴邊。」

沈夜頓了下,又接著說:「我既然決定跟你領證,就沒有想過要離婚,我希望許小姐也能同樣抱着負責任的態度,離婚這兩個字不要再說第二次。」

許南音輕輕「嗯」了一聲。

她的聲音剛落,沈夜的手機就響了,許南音低聲說,「我先下去了,你注意安全。」

說完,她就打開車門下車。

回到醫院,許南音並沒有立刻上樓,而是在樓下的長椅上坐着,一直坐到了十點半,她才起身上樓。

推開病房的門,看到保溫桶里的飯菜都吃完了,她鬆了口氣。

給母親掖好被子,在病床前坐了半個小時,她才離開。

……

為了母親後續的治療費,許南音不敢休息,第二天就去了葉秋推薦的公司面試。

面試很愉快,人家當場就錄取了她,讓她明天來公司簽約入職,給的薪資也比許南音預期的多了五千。

這讓她很高興,一走出大樓,就給葉秋打電話約飯。

只是電話還沒撥出去,一個熟悉的號碼進來了。

許南音早就把陳時禹的電話刪了,只是五年的記憶讓她在手機屏亮起的那刻,哪怕沒有備註,只是一串數字,她也知道是誰打來的。

她沒有接,直接掐斷了,然後果斷的將號碼拉黑。

和葉秋約好飯後,許南音叫車去約定的地點,這時手機突然又響了。

是唐玲的電話。

唐玲是許南音在雲帆的同事,也是朋友,比她大一歲,之前她隨着陳時禹出差,接到警#@察局電話,說她母親被一輛摩托車撞了,那個時候她趕不回來,還是唐玲去幫她處理的。

想到這裡,她沒有掛斷,點了接聽。

「許南音,你有男朋友了?」

陳時禹暴躁憤怒的質問從那頭響起。

許南音抿了抿唇,沒有意外,她淡淡的強調:「陳時禹,我們已經分手了,我跟你說過,我們不要再見面了,也請你以後不要再給我打電話……」

「許南音,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許南音沒有否認,「是!」

「我們才分手一天,你就有新歡了,是不是你早就和他勾搭在一起了,所以你才要跟我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