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台上一首接着一首。

台下的觀眾也很熱情地喊了一遍又一遍。

中途,宋佳倫還請了兩個明星嘉賓一起上台合唱,並且給了他們獨唱的機會。

這在演唱會中很常見,一連唱三十首左右的歌,誰都會受不了,所以幾乎每場演唱會,都會找幾個朋友中途頂一下,讓開演唱會的明星下台能休息一會。

到了後半場,宋佳倫連續唱了兩場情歌之後,嗓子也有些不舒服了,他喝了口礦泉水,用預先準備好的方案,拿着話筒說道:「接下來這個環節,我會請台下的一位粉絲上台來演唱我的一首歌,要是能完整的唱完一首歌的話,我會把我的第一張珍藏版專輯送給他,這張珍藏版專輯,全國僅發行了一百張哦。」

「啊~」

能和偶像合唱,恐怕是這些粉絲做夢都想做的一件事。

在場的這麼多人,有幾個不會唱宋佳倫的歌?

刺耳的尖叫聲中,宋佳倫笑道:「我會讓燈光老師隨機打一束光在觀眾席上,我背過身數十下,燈光照到誰,我們就請誰就上台好不好?」

「好~」

山呼海嘯般的聲音在會場內響起。

宋佳倫背過身去,大聲道:「燈光老師請準備。」

「唰!」

一束白色的射燈直接照在了觀眾席正**的位置,那片觀眾便全部喊了起來,宋佳倫慢慢倒計時:「十、九、八……」

隨着那束燈光不停在觀眾席上照來照去,尖叫聲也是一陣陣響起。

就在宋佳倫喊到一的時候,燈光穩穩噹噹地停了下來。

是後排的一個位置。

所有人幾乎都扭頭看向了那個方向。

刺眼的光讓邵陽有些睜不開眼睛,他旁邊的薛嘉嘉張大着嘴巴,一臉驚愕地看着被燈光照到的邵陽,整個人震驚地都說不出一句話了。

工作人員拿着話筒走了過來,將話筒遞到了邵陽面前。

看到這一幕,邵陽才確信是自己被抽中了。

現場有一萬多人萬分之一的概率,也能抽到我?

這難道就是穿越者的BUFF?

邵陽有些尷尬地接過話筒站了起來,他之所以尷尬,是因為他不僅對宋佳倫不熟,對他的歌更是一無所知。

「請我們的幸運兒上台來吧。」

「呃…」邵陽欲言又止,他莫名想起手機微信里的聊天記錄,又看了一眼宋佳倫所站的那個大舞台,眼神中的猶豫漸漸消失,他握緊麥克風,堅定不移地走到了舞台上。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邵陽。」

「那你聽我的歌幾年了?」

「我…是我和女朋友在一起後,才聽你的歌的。」

宋佳倫笑道:「哈哈,原來是陪女朋友來的,那你今天想在這個舞台上唱哪一首歌?」

「我……」

邵陽深吸一口氣,看着攝像機說道:「抱歉,我能唱我自己的歌嗎?」

「你自己的歌?」

聽到這句話,宋佳倫很是驚訝地問道:「你也是名歌手。」

邵陽慚愧笑道:「我畢業魔都音樂學院,只是會寫歌而已,不算什麼歌手。」

「好啊。」

「沒想到我們今天還抽到了一位原創歌手。」

「那舞台交給你,如果唱的好的話,那張珍藏版專輯就送給你了,加油哦。」

邵陽點頭一笑。

宋佳倫趁機走到一邊休息起來,他雖然嘴裏那麼說,但對邵陽其實是不抱有任何期望的,畢竟這個年代音樂學院的學生一抓一大把,可娛樂圈現有的歌手又有幾個是從音樂學院出來的?

萬眾矚目下,邵陽徑直走到鋼琴老師的身旁,很是禮貌地問道:「你好,能借用一下鋼琴嗎?」

鋼琴老師有些懵逼,但還是起身讓出了位置。

邵陽將麥克風掛在鋼琴上面的架子上,調整了一下位置後,他在鋼琴旁邊坐了下來。

觀眾席上的薛嘉嘉吃驚地看着台上的邵陽,她根本沒想到邵陽竟然也會寫歌,而且還會彈鋼琴。

最關鍵的是,站在那麼大的舞台上,被這麼多觀眾圍觀,他竟然沒有一點點緊張,反而顯得十分坦然。

不知為何。

觀眾看到這一幕,都漸漸安靜下來,最後徹底寂靜,全場落針可聞。

手指懸空在琴鍵上方,腦海中簡短思索一陣後,邵陽放下了手指,琴鍵被按下發出一道深沉的前奏聲。

十根手指熟練地在琴鍵上不斷敲下,匯成一支悅耳的聲音。

專業的。

這絕對是專業的。

宋佳倫聽到鋼琴聲差點沒把喝進嘴裏的一口水給噴出來。

邵陽靠近話筒,演奏鋼琴的同時,他的聲音也終於通過話筒在偌大的會場內響起。

「簡單點」

「說話的方式簡單點」

「遞進的情緒請省略」

「你又不是個演員」

「別設計那些情節」

「……」

簡短几句唱完,台下有些騷亂。

一群樂隊老師也都一臉懵逼地看向了邵陽。

可此時此刻的邵陽,卻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裏,回想着另一個記憶里的那個可笑的自己。

他的歌聲十分富有感情地傳遍會場的每一個角落。

「沒意見」

「我只想看看你怎麼圓」

「你難過的太表面」

「像沒天賦的演員」

「觀眾一眼能看見」

「……」

薛嘉嘉捂住嘴巴,一雙卡姿蘭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個坐在鋼琴旁邊的青年,她不敢想像自己剛認識的邵陽,竟然能唱出這麼動聽的歌聲。

她這會兒才想到,邵陽進場之前跟他說過,他昨天剛和女朋友分手。

難道這首歌是寫給他女朋友的?

「該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視而不見」

「在逼一個最愛你的人即興表演」

「什麼時候我們開始收起了底線」

「順應時代的改變看那些拙劣的表演」

「可你曾經那麼愛我幹嘛演出細節」

「我該變成什麼樣子才能延緩厭倦」

「原來當愛放下防備後的這些那些」

「才是考驗…」

副歌部分的情緒是層層遞進的。

就像是故事發展到**一樣。

每一句都直擊人心。

現場有過失戀經歷的人們,聽完這首歌的前半段,竟然有不少人都想起了自己曾經的另一半,感性的人甚至已經**眼眶。

邵陽徹底沉浸在了這個舞台當中。

自從確症癌症之後,他就永遠的告別了屬於他的舞台。

好不容易重新站在舞台上,雖然是以另一種方式,可他心裏仍然萬千感慨同時迸發而出,最後通過聲音的方式發泄出來。

不甘。

失落。

心碎。

洒脫。

「該配合你演出的我儘力在表演」

「像情感節目里的嘉賓任人挑選」

「如果還能看出我有愛你的那面」

「請剪掉那些情節讓我看上去體面」

「可你曾經那麼愛我幹嘛演出細節」

「不在意的樣子是我最後的表演」

「是因為愛你我才選擇表演」

「這種成全~」

「……」

「呵。」

雙手離開琴鍵,邵陽習慣性地起身鞠躬感謝觀眾。

現場的觀眾卻一個個黯然神傷地看着舞台上的邵陽,眼神中充滿着同情,好像各個都感同身受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