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目送着車子開走。

邵陽笑了笑,掏出手機看了一眼微信餘額,覺得今天晚上自己的運氣不錯。

這筆錢完全是意外之喜,要是沒有這筆錢,邵陽都不知道自己接下來一段時間該怎麼過,現在有了這八萬塊錢,至少最近一段時間的生活不用愁了。

回到出租屋,邵陽沖了個澡,可洗到一半,該死的熱水器又壞了。

邵陽之前就已經發了好幾次信息給房東,可房東一直不上門修,還放言道:「你租就租,不租就搬走。」

邵陽在魔都舉目無親,這年頭找房子又不容易,只能一直忍着。

三下五除二把身上擦乾淨,邵陽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一夜無事。

次日一早,邵陽洗漱之後,坐上地鐵直接往去了公司。

公司在商業圈一棟寫字樓的三十層,雖然寫字樓看着很氣派,裏面上班的人也穿着人模狗樣的,但其實大部分的人日子都不好過。

現在這社會,五千塊的大學生一招一大堆,五千塊的農民工打着燈籠的都難找。

明明都不容易,可公司裏面的人卻還勾心鬥角。

邵陽作為公司後期部門的一個小職員,雖然一個月拿八千塊錢的工資,但乾的活卻比兩個人的都要多。

他這個部門一共就四個人,一個部門主管,三個職員。

三個職員當中,一個是主管的遠房親戚,一個是剛畢業的女大學生,疑似跟經理有一腿,每次任務多要加班的時候,加班的任務總是落到邵陽一個人頭上,可他卻沒有什麼辦法,主管主管得罪不起,另外一個女大學生他更得罪不起。

不過到今天為止,也終於可以解脫了。

「邵陽,你今天夠早的啊。」

聽到聲音,邵陽轉頭看了一眼身後,來的人正是他兩個同事王志仁和陳芳,王志仁左手拿着豆漿,右手拿包子朝他走了過來,旁邊的陳芳似乎不想跟土包子王志仁走到一起,但畢竟是同事,她還是跟着一起走到了電梯門口。

「邵陽,周五那個項目你做完了沒有,聽說周三就要用了? 」

「沒有。」

「沒有?」王志仁和陳芳瞪眼看着邵陽,都有些意外,陳芳把手裡的鏡子塞進她那個假的名牌包包里,說道:「兩天時間你都幹嘛去了,你不知道這項目周三就要給客戶看嗎?」

邵陽表情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聲音毫無感情地說道:「我做什麼去了關你屁事?後期部門就我一個人嗎?項目憑什麼我一個人做。」

「你!你!」陳芳指着邵陽的鼻子,氣的全身都發抖了。

自從那天她從經理辦公室出來,往垃圾桶里吐了一口不明液體後,全公司的人都是捧着她說話,哪有人敢當面說她的?

「叮!」

電梯門打開。

一群人走了進去。

從電梯下來,王志仁和陳芳立馬往主管辦公室里去了。

邵陽回到自己工位上,收拾起了自己的東西,還沒收拾完,主管黃海波就帶着王志仁和陳芳氣勢洶洶地走到了邵陽的工位前,黃海波指着邵陽大聲道:「周五讓你做的項目你沒做?」

「沒有。」

「他媽的,你知不知道周三客戶就要看效果了?」

「黃海波,把你嘴巴放乾淨一點。」

向來在公司唯唯諾諾的邵陽突然敢這麼對自己部門的主管說話,這讓公司其他部門的人也紛紛把目光望向了邵陽。

在眾人面前丟了面子的黃海波,立馬罵道:「邵陽,你他媽是不是不想幹了?!」

「對。」

邵陽把一堆文件往桌子上重重一摔,暴怒道:「老子就是不想幹了,你再罵老子一句試試?後期部門一共三個人,每次忙的時候都是我一個人加班,你真以為我不知道王志仁是你的遠房親戚嗎,還有你,陳芳,你和經理之間的那點醜事真以為公司里的人不知道嗎?一群傻逼,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辦公室里鴉雀無聲。

一雙雙震驚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邵陽。

黃海波、王志仁、陳芳三個人看着邵陽,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邵陽冷笑一聲,抱起收拾好的箱子,將工牌留在了辦公桌上,留下一句「老子不幹了」後,瀟洒地離開了辦公室。

黃海波一臉懵逼,半天才喊道:「他媽的,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一個比一個不像話,看什麼看,都給我好好工作!」

王志仁對後期一竅不通。

陳芳也是走後門進來也是似懂非懂。

項目周三客戶就要看了,邵陽一走,這任務自然而然就落到了黃海波頭上,他三天的時間他哪裡做的完,一想到客戶可能會投訴到老闆那去,黃海波心裏就煩躁的不行。

到了中午,一群人在辦公室吃起了外賣。

陳芳一邊吃着雞公煲,一邊刷着抖音,她點開熱搜,看到『宋佳倫演唱會神秘男子』一行字上了熱搜後,本來就是宋佳倫粉絲的她立馬就把熱搜給點開了。

視頻有接近四分鐘,點贊已經超過了三百萬。

辦公室里很快就想起了歌聲。

是那首《演員》。

拍攝的觀眾在唱到一半的時候,終於記得把鏡頭拉近了。

一個熟悉的面孔出現在了陳芳的眼前。

「咳!」

「咳咳!」

「邵陽,竟然是邵陽。」

旁邊部門的人聽到聲音,也都湊了過來。

「邵陽!」

「我的天哪,真的是他。」

「你們在說什麼啊?」

「這…他…怎麼會去宋佳倫的演唱會。」

辦公室一群人大驚失色。

而此時此刻,正在飯館裏吃飯的邵陽,也收到薛嘉嘉發來的一張截圖和一段語音。

圖片是抖音截圖。

畫面是自己在台上唱歌的畫面,而且點贊人數已經接近四百萬了。

點開語音,薛嘉嘉那尖銳的聲音便在飯館裏響起了起來:「大神,你上熱搜了,你真的要火了,啊啊啊~」

邵陽趕忙將音量調低,打字回道:「呃,我可能是運氣好吧。」

薛嘉嘉也打字道:「你現在在哪?」

「吃飯。」

「你下午是不是要去錄歌。」

「嗯?」

「我去接你,我附近就有一家錄音棚。」

「大小姐,你圖什麼啊?」

「提前蹭熱度不行嗎?別廢話,發地址給我。」

邵陽只能把定位發了過去,自己也打開那條抖音里的熱搜視頻,看起來下面的評論,他要知道那個世界的音樂,在這裡會得到什麼評價……

【這首歌直接撕開了國內許多歌手的遮羞布】

【歌詞也太走心了吧,好心疼他啊】

【聽說是失戀了才寫的這歌的,兄弟們,哪個平台可以聽音頻啊?】

【可你曾經那麼愛我幹嘛演出細節,不在意的樣子是我最後的表演,是因為愛你我才選擇表演,這種成全。這最後幾句簡直唱到我的心坎上了】

【建議原地出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