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她最後幾個字狠狠刺痛了沈承皓的心臟,他苦笑着看了眼自己如今的狀態,沒有反駁,繼而只是笑:「我是殺人兇手,你也是,林瀾清,咱們半斤八兩,誰也不用笑話誰,可你別忘了,你還是我沈承皓的妻子。」
「是嗎?
可你在哪裡呢?
沈承皓,昨晚我暈倒在家裡的時候你又在哪裡呢?
你不是巴不得我死嗎?」
林瀾清輕聲問他,心裏一片苦澀。
沈承皓沒有說話,抿緊了雙唇,原來她昨晚是暈倒了。
「你怎麼回事?
因為楚宇澤在醫院裏,所以你現在是動不動就要找借口往醫院去一次嗎?」
他冷笑起來,非要說著這些口是心非的話心裏彷彿才順暢一樣。
林瀾清已經沒有力氣再跟他解釋什麼了,「隨你怎麼想吧,就這樣吧。」
「什麼叫就這……」沈承皓不悅的話還沒有說話,耳邊已經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了。
她竟然掛他的電話!
他再撥過去的時候,那邊只剩下機械女聲提示他對方已經關機,他氣得將手機直接扔了出去,掉落在地,機身頓時四分五裂,同時腦袋一陣發暈,他深吸一口氣,差點忘了他腦震蕩……另一邊,躺在病床上毫無血色的林瀾清意識同樣模糊了去。
她好像快死了吧,暈過去的頻率愈發高了。
而後已經眼前一黑,徹底沒了意識。
第二十五章:阿清姐姐沈承皓在住院第七天的時候,已經可以讓人用輪椅推着他在醫院的花園裡散散心了。
他之後又給林瀾清打了幾個電話,依舊是無人接聽的狀態,他找人回家看了,林瀾清果然沒有在家,可奇怪的是,他讓人去楚宇澤所在的醫院裏找,卻也沒有找見林瀾清,說是都沒有這麼一個病人入住。
他如今的狀態不好出面去找林瀾清,只想着等身體康復後再說。
這期間,公司的事情,他基本上都是在醫院裏完成的。
「對了,沈總,智利科技那邊的張總有點棘手,我們用盡了辦法也沒有讓他鬆口,您看是放棄還是?」
助理收起今日的文件後,開始詢問他。
沈承皓輕搖頭:「不能放棄,這個項目是我們公司今年最大的幾個項目之一了,到手的肥肉可不能讓他飛了,張總我會想辦法的,你們只要把策劃案好好做成功就行,其他的我會有辦法的。」
「既然張總跟他聊硬的不行,那咱們就從其他方面入手,比如他最近有什麼麻煩事嗎?」
沈承皓想了想,又問。
助理倒還真想到了一個:「聽說張總的女兒得了白血病,最近正在滿世界找關係匹配骨髓呢。」
可隨即助理又嘆了口氣說:「不過這種病,咱們也幫不到他,骨髓捐獻人本來就少,需求量又多,都是排着隊等呢。」
沈承皓卻不當回事,輕笑:「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加大財力去找,幫張總一定找到人,想辦法幫到張總這個忙。」
「是。」
助理應了聲,很快就離開了。
沈承皓在花園內繼續待了一會兒,而後準備回去的時候輪椅處卻被撞到了一個毽子。
「叔叔,不好意思。」
一個稚嫩的聲音隨之傳來,繼而一個小巧的身影跑過來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