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蘇清妤沈之修免費閱讀鎖春宵 第4章_羅思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沈昭並未理會程如錦,而是走到老夫人的轎子前,虛扶了一把,完全當自己是家裡晚輩一般的姿態。

沈家大夫人陳氏也迎了出來。

「叔母來了,快請進。」

「我可有日子沒見到清妤這丫頭了,真是越長越標緻了。」

蘇清妤看着陳氏關切的目光,心裏冷笑,陳氏這樣,她只覺得噁心。

她和沈昭的婚事是十年前兩家老太爺在世的時候定下的,這幾年沈家權勢越來越盛,陳氏便有了想退婚的意思,私下裡沒少給她白眼,覺得她配不上沈昭。

前世沈三爺離世後,陳氏便轉變了對她的態度,和之前判若兩人。當時她還以為陳氏終於看見了她的好,接受了她。卻沒想到,一切都是利用。

沈三爺驟然離世,大房和二房根本來不及傷心,就開始爭權奪勢,謀奪產業。蘇清妤不光出身侯府,還有個做皇商的外祖家,是沈昭眼下最需要的助力,陳氏這副嘴臉,也不過是想抓緊落實婚事罷了。

一行人進了慶元居的宴息室,就見沈家老夫人正在臨窗的炕上坐着,一身素衣,眼眶紅腫。

見蘇老夫人進來,她忙讓身邊的婆子扶着她起身,上前拉住蘇老夫人的手,「弟妹,你來了?快坐。」

蘇老夫人扶着她坐下,寬慰道:「嫂子節哀,之修走的突然,你要保重身子。」

「我就是心裏過不去這個坎,他還不到三十歲,還未娶妻生子,怎麼就遭了禍了。」沈老夫人說著,又捏住棉帕輕輕擦拭了兩下眼角。

陳氏心裏記掛着沈昭的婚事,便上前勸道:「母親,叔母,你們年紀大了,切莫太過傷心,免得傷了身子。」

又吩咐沈昭,「你帶着清妤去給你三叔上香,小心護着,別被人衝撞了。」

沈昭躬身應是,帶着蘇清妤和程如錦去上香。

一路上,沈昭一直和蘇清妤說著沈家最近的瑣事,語氣親近,看不出一點對這門婚事的抵觸。

蘇清妤餘光描向身邊的程如錦,見她一直緊咬着下唇,時不時幽怨地看着沈昭,就差直接撲到沈昭身上了。

而沈昭則會時不時給程如錦一個眼神,開始是安慰,後來直接是警告。

蘇清妤微微搖了搖頭,嘴角泛起一抹自嘲的笑意,前世她是多瞎,愣是沒看見這倆人私下裡眉來眼去的樣子。

因男女有別,所以內院也設了小靈堂,女眷們都在內院上香。

上香的地方離慶元居不遠,內院的管事婆子在此處守着,還有幾位沈家的小姐在跪着燒紙。

蘇清妤恭敬地走上前,接過婆子遞過來的香,跪下磕了三個頭。

磕頭的時候,蘇清妤在心裏很認真的跟沈三爺道了歉。說一會可能會擾了他的喪禮,讓他不要怪罪,她也是不得已。

心裏嘀咕完,她起身插好香,退到了一旁。

再回到慶元居的時候,沈家三小姐沈月正給老夫人送參湯進來。

「祖母,您好歹喝兩口,不然身子受不住。」沈月一身孝服,在邊上勸着。

沈月是沈家大房庶女,親母早亡,自小就在陳氏身邊當嫡女養着,也記在了陳氏名下。

前世沈月和蘇清妤交好,幾次幫蘇清妤說話,甚至不惜頂撞陳氏。

因沈三爺離世後,沈家大房和二房爭權爭的厲害。可兩房的主事人加一起,也比不上半個沈三爺的能力,沈家接連出事,一度舉步維艱。

蘇清妤被殺之前的半年,沈月由陳氏做主,嫁給了端親王做繼室。那端親王已經四十多歲,後宅光小妾就不少於幾十人。

為這事,蘇清妤幾次求沈昭,但是都沒能改變沈家的主意。那時候老夫人又病重,整日昏睡着,陳氏一手遮天,沈月到底嫁去了端親王府。

沈老夫人沒喝湯,吩咐沈月和沈昭,「你們帶着蘇家兩位小姐下去說話,不可怠慢了。」

沈月和沈昭躬身應是,帶着蘇清妤和程如錦出了正房。

因是喪禮,不是尋常的聚會,幾人不好說說笑笑,便找了一處雅緻的花廳說起了閑話。

「來人,上極品紫筍,清妤妹妹喜歡。」沈昭薄唇輕啟,一雙瀲灧的桃花眼灼灼地看着蘇清妤。

「多謝沈昭哥哥,難為你還記得我喜歡喝紫筍,哦,對了,表妹怕是喝不慣紫筍吧?」

沈昭也不知怎麼想的,脫口說道:「再上一壺桂花茶,加一勺椴樹蜜。」

說完自己也愣住了,連忙下意識看向蘇清妤,見蘇清妤已經轉身跟沈月說話了,才鬆了口氣。

程如錦剛才還委屈巴巴的神色,立馬就舒展開了,笑着說道:「多謝沈昭哥哥。」

等到下人們上了茶,蘇清妤看向程如錦的花茶,「表妹這點喜好,連沈家的下人都知道了?」

沈月並未聽見剛才沈昭的話,詫異不已,「這是個什麼喝法?我怎麼沒見過?」

蘇清妤解釋道:「表妹是江南人,喜歡甜一點的花茶,我們府上是常年備着的。」

沈月便更狐疑了,嘟囔道:「程小姐名聲這麼響亮么?連我們府里的下人都聽說了?」

沈昭心下慌亂,解釋道:「是我之前聽清妤妹妹說的,剛才便吩咐了一聲。」

又覺得不能再在這陪客了,萬一被蘇清妤發現了端倪,事情就麻煩了。

便起身說道:「我還要給三叔寫祭文,就先回書房了,月兒陪好客。」

沈昭離開之後不到一盞茶的時間,程如錦又伸手撫額,低聲說道:「我有些頭暈,可否去客房休息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