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蘇清妤沈之修免費閱讀鎖春宵 第6章_羅思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花嬤嬤這話一出口,第一個變臉的就是蘇老夫人。

可還未等蘇老夫人做出反應,沈昭和程如錦就被帶了上來。

因來的倉促,兩人只能算是勉強穿上了衣裳。

沈昭樣貌清雋,又是沈家嫡長孫,平日在外面也是一副翩翩貴公子的樣子。

此時跪在地上,身上青色雲紋細布直裰鬆散地掛在身上,頭髮散亂着,一臉惶恐不安,哪裡還有昔日沈家嫡公子的氣度。

再看邊上的程如錦,倒是比沈昭鎮定些,還不忘抬手捋捋散亂的髮絲。

蘇清妤冷笑,程如錦不會以為被發現了,就能順勢嫁進沈家了吧?

程如錦確實是這麼想的,覺得這種事過了明路也不是壞事,反正沈家是要給蘇家一個交代的,大不了她代替蘇清妤嫁過來。就算不能為正妻,先做個妾室也是好的。

沈家的妾室,比一般人家的當家夫人還要富貴體面。到時候她再先生下一兒半女,扶正也不是不可能。

這麼一想,程如錦心下輕鬆了不少,見屋內靜謐無聲,沒人開口。

她便往前爬了兩步,跪伏在地上,帶着哭腔說道:「老夫人,我和大少爺是真心相愛的,求老夫人成全。」

「我不求名分,只要能讓我陪在大少爺身邊就好。」

沈老夫人皺着眉頭沒說話,蘇老夫人則微微閉上了眼睛,顯然已經被氣到極致了。

蘇清妤站起身,走到程如錦身前。

啪。

一巴掌,直接打在了程如錦的臉上。

緊接着,就聽蘇清妤一臉悲痛地說道:「你和沈大少爺兩情相悅,大可以請雙方親長出面說項,今日是什麼日子?也由得你這麼胡來。」

「沈三爺的葬禮,朝野震動,前院都是祭拜的官員。你可知道,這件事傳到前面,沈家將顏面掃地,還會影響沈大少爺的仕途。」

「你若真心愛慕他,就該為他着想,怎麼能讓他做出這種不孝不義的事?」

說完這番話,蘇清妤也跟着跪在地上,對沈老夫人說道:「我教導表妹,讓老夫人見笑了。既然他們是兩情相悅,還請老夫人退了我和沈大少爺的婚事。」

沈老夫人卻眼含讚賞地看着蘇清妤,這丫頭年紀不大,說話行事卻極為妥當。

這一巴掌加上這一番通透的話,既不讓人覺得張狂,又不失嫡女的氣度。沈家的當家奶奶,就該這樣。

至於地上跪着那個,沈老夫人正眼都沒瞧一下。

她示意花嬤嬤扶起蘇清妤,輕聲說道:「你先起來,這件事我們還要和你祖母商議。」

蘇老夫人此時也回過了神,對蘇清妤的反應很滿意。

她冷眼看向程如錦,沒說話,眼底的厭惡之色顯而易見。

蘇清妤此時已經站在了蘇老夫人身邊,等着看沈家怎麼說。

婚事她是一定要退的,不但要退,還要踩着這對狗男主退。

沈老夫人思量了片刻,對蘇老夫人說道:「這事是我們沈家的錯,弟妹能不能再給沈家個機會?我實在是喜歡這丫頭,只要婚事不退,你們有什麼要求儘管提。」

蘇清妤愣住了,沈老夫人這是什麼意思?不肯退婚?

她想開口說話,但是蘇老夫人已經先開口了,「嫂子,這事兩家都有錯,我這個外孫女也是我沒管教好。現在出了這樣的醜事,我真是羞愧。」

「如錦和大少爺又有了肌膚之親,這事……」

哪怕蘇老夫人知道,以程如錦的身份是不能嫁進沈家的,但還是不死心,想再試探下沈家。畢竟程如錦除了嫁到沈家,也沒有別的後路可走了。

若是表姐妹兩個一為正室,一為妾,應該也是個辦法。

沈老夫人先是淡笑不語,忖度了片刻說道。

「我這是這麼想的,沈家不能讓清妤這丫頭白白受委屈,聘禮在原來的單子上,再添一倍。另外年底京城有缺,給你們家老二往京里動一動。」

「這兩個小的成婚之後,內宅的管家權就交到清妤手上,往後不管有沒有子嗣,五年內沈昭都不會納妾。若是五年後還沒動靜,再抬個姨娘,生了孩子記在清妤名下。」

「蘇家這位表小姐……我們願意在護國寺包下個院子,給她清修。」

又是一陣沉寂,程如錦嚇得臉色慘白,沈家眾人則在等着蘇老夫人答覆。

對蘇老夫人來說,沈家提出的條件確實是誘人,尤其是把蘇家二老爺調回京里,簡直就是捏到了蘇老夫人的七寸上。

後宅女人的事再重要,也比不上家裡男子的仕途重要。

蘇清妤眼見着祖母動容了,心裏有些許的慌亂,她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過了一會兒,才開口說道:「老夫人,沈大少爺說了,他娶我就是因為能用的上我舅舅。他存了這樣的心思,我怎麼敢嫁給他。」

「而且我相信大少爺說的,他愛的人是我表妹。這種情況下,我實在無法當這事沒發生,再嫁入沈家。」

「若是傳出去,還以為我是貪戀沈家的富貴呢。」

「還請老夫人憐惜,允許我退了這門婚事。」

按理說,這事沒有她開口的道理。可她再不開口,怕祖母就要做決斷了。

蘇清妤硬着頭皮說了這番話,只看沈老夫人怎麼說了。

陳氏聞言氣得瞪了程如錦一眼,說道:「都是她迷惑了昭兒,昭兒平日最守規矩,怎麼會突然做出這樣的事?」

「還有那什麼利用人的話,清妤你可千萬別信,那都是你表妹嫉妒你的好婚事,存心給你添堵。你現在退婚,不是正着了別人的道了么?」

程如錦被陳氏當眾羞辱,身子不自覺晃了晃。

陳氏說完這些話,又輕踢了一腳沈昭,「你還不解釋幾句,今天清妤不消氣,看我不打死你。」

蘇清妤萬分佩服陳氏,為了這門婚事還真是煞費苦心了。

沈昭看着陳氏警告般的眼神,心下一橫,沉聲說道:「祖母,父親,母親,我和如錦妹妹兩情相悅,我要娶她為妻。」

他又看向蘇清妤,「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瞞着了。你這樣蛇蠍心腸的女人,根本不配做我沈昭的夫人。」

「這麼多年如錦妹妹是怎麼被你欺辱傷害,別以為我不知道。」

「她單純善良,從不與你計較,而你卻變本加厲。正好趁着今天,退了這門婚事也好。」

今日之前,母親一直讓他哄着蘇清妤,爭取熱孝中成婚,好得到平寧侯府和林家的幫助。

沈昭雖然照做了,心裏卻覺得對不起程如錦。眼下醜事被撞破,他反倒輕鬆了。

沈昭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愣住了,沈之衡直接起身踹了沈昭一腳,罵道:「你個孽子,豬油蒙了心了,胡說什麼。」

要說此時最高興的,一個是蘇清妤,一個是程如錦。

蘇清妤心想,沈昭鬧的越激烈越好,她正好順勢退親。

程如錦則滿臉希冀,彷彿一隻腳已經踏進沈家大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