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蘇清妤沈之修免費閱讀鎖春宵 第9章_羅思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包括林氏自己都愣住,她有孕了?怎麼她自己不知道?

蘇清妤忍不住想起前世,母親過繼完蘇元澈沒多久,就發現有了身孕。卻在她成婚後一個月就小產了,小產之後母親身子一直不好,沒幾個月就過世了。

如今想來,那個孩子沒準就是因為擋了蘇元澈的路才被害的。顧若雲母女心狠手辣,這種事絕對做得出來。

不管是不是意外,她都不會再讓悲劇重演。

此時聽她說林氏有了身孕,第一個開口的就是顧若雲。

「這不可能。」

蘇清妤皺眉看向她,「表姑母什麼意思?母親有孕是喜事,怎麼表姑母的表情,跟奔喪差不多?難道母親懷孕,表姑母不高興?」

顧若雲用力扯出一抹笑意,「高興,怎麼之前沒聽說呢?」

「表哥……好像許久沒進夫人的房了,夫人怎麼忽然有孕了呢?」

「這裏面,不會有……什麼誤會吧。」

顧若雲雖未直說,卻有懷疑林氏不檢點的意思。

試想,若是平寧侯真的沒進侯夫人的房,那這懷孕可就不是喜事而是醜事了。

按理說,一個寄居在蘇家的表姑太太,是不該插手當家主母房裡事的。顧若雲也是真急了,到嘴的爵位眼看就要飛了,她便也顧不得那些禮數了。

可這話聽在林氏耳朵里,就成了羞辱。

嫁進蘇家之前,林氏曾經跟着父親執掌家業。當年林家女少東名震天下,手段比起繼承家業的兄長也不遑多讓。

嫁進蘇家之後,她謹記侯府的規矩,收斂了商賈的做派,骨子裡的高傲和尊嚴卻不容踐踏。

聽顧若雲這麼說,林氏便沉了臉色,厲聲說道:「表妹慎言,侯爺進沒進我的房與你無關。」

「既然是寄居,還請表妹有個寄居的樣子。」

「來人,請大夫。」

幾句話,就讓顧若雲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林氏不是個刻薄的人,平日也是一副大家子主母的寬厚模樣,這麼當眾給顧若雲沒臉還是頭一次。

老夫人和蘇承鄴也沒了主意,只能等着大夫來診脈。

眾人也不好都站在院子里等着,便去了祠堂邊上的偏廳,按照長幼坐下。

蘇清妤站在母親身邊,目光時不時掃向顧若雲母女,這就慌了?這才哪到哪。

府醫徐老大夫很快就來了,屋裡幾十雙眼睛盯着他診脈,徐老大夫下意識擦了擦額頭沒有汗漬的冷汗。

過了差不多兩息的功夫,徐老大夫收回手指,捻着鬍鬚說道:「恭喜夫人有孕,快一個月了。這段時日夫人安心養胎,切莫操勞。」

徐老大夫一錘定音,林氏和蘇清妤臉上泛起喜意,顧若雲的臉色卻垮了下來。

族親們都上前恭喜老夫人和蘇承鄴,嫡子襲爵總比庶子好,不到萬不得已,誰家也不想庶子承嗣。

等到族親們都離開之後,偏廳內便只剩下老夫人,蘇承鄴,林氏,顧若雲,程如錦,還有蘇清妤,伺候的人只留了老夫人身邊的元嬤嬤。

蘇承鄴看向蘇清妤,臉色陰沉,寒聲質問道:「你到底想幹什麼?從沈家回來,你就開始鬧,這下好了,蘇家徹底成了笑話了。」

蘇清妤還未開口,林氏便冷聲回懟道:「清妤鬧什麼了?侯爺您今天真是奇怪,惹事丟人的您不說,倒是一直訓斥自己嫡親的女兒。」

「你……」蘇承鄴被噎了一下,愣是說不出反駁的話。

蘇清妤心說,惹事丟人的也是他女兒,他當然要護着。嫡親女兒算什麼,前世她在蘇府被害,他不也沒出來阻止,他不拿她當女兒,她也不必拿他當爹了。

「祖母,表妹出去代表的是蘇家,表妹丟人就是蘇家丟人。」

「若是現在把人趕出去,斷了關係,這樁醜事蘇家還能摘出來。」

蘇清妤俯下身,低聲在老夫人耳邊說道。

蘇老夫人卻下意識地看向蘇承鄴,顯然對蘇清妤的話有些意動。

在場的人自然也都聽見了蘇清妤的話,顧若雲也焦急地看向蘇承鄴,「表哥……」

蘇承鄴想也沒想,便沉聲說道:「不行,舅舅當年對我有大恩。如今舅舅家只剩下這麼一個表妹,我一定要護周全了,絕不能做那等背信棄義之人。」

若不是知道真相,蘇清妤都想給他豎一座忠義牌坊了。

話說的好聽,蘇清妤卻不買賬。

繼續說道:「父親不想做背信棄義之人,就要把蘇家都搭進去?用不上明日,這件事就能傳遍京城,父親如今是正三品戶部侍郎,朝中也不是沒有政敵。御史風聞奏事,上兩封彈劾的摺子,父親又當如何?」

「還有,沈三爺已經去了,沈家在朝中政敵無數,想動沈家的人會不會從這件事入手?」

前世蘇清妤一直幫沈昭處理外面的事,三年下來,倒是對朝政了解頗多。

她的話,就像一顆石子扔進了平靜的湖面,老夫人和蘇承鄴都是臉色一變。

對任何一個家族來說,朝堂上的事永遠是頭等大事。

此時的顧若雲一臉驚懼,像是一隻腳已經被推出了蘇家大門。只要這位蘇家大小姐再多說一句,她就要被趕出去了。

她不能被趕出蘇家,她還要為兒子和女兒謀一個好前程。

顧若雲緊咬下唇,眼底浮過一抹堅定,直接跪在了地上。

「表哥,若是真影響了蘇家,我願意離開。就讓我回福建老家吧,我要去我那過世的夫君墳前問問,怎麼就扔下我一個人了。」

蘇承鄴聞言眼中忽然浮現出複雜的情緒。

他示意老夫人身邊的元嬤嬤扶起她,然後沉聲說道:「我說過了,表妹不能趕走,一切照舊。至於和沈家的婚事,我會找機會問問沈家大爺。」

蘇清妤聽蘇承鄴這麼說,並未惱怒,和她預料中的一樣,顧若雲不是那麼好趕出府的。

她今日這麼說,也不過是試探顧若雲母子幾人在蘇承鄴心裏的地位。

「父親,祖母。家裡糟心事太多,母親這一胎又懷的不易,我想送母親去西郊溫泉莊子住一段時日。至於府里要打理的俗事,就由我代替母親掌管一段時間。」

想起兩個月之後的那場動蕩,以及對林家的影響,蘇清妤便迫不及待要接管母親的陪嫁產業。

現在開始籌劃,應該還來得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