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人。
就連二房三房慣會踩高捧低的那群人,都說江淮最疼愛的人始終都是我,之前是他們有眼不識泰山。
我一律受用。
只是我的親生父母,鎮北侯和鎮北侯夫人,自楚長歌死後,從未入宮見過我,還傳話來說讓我好自為之。
我大抵是知道原因的,楚長歌封后不久,我就被江淮接入宮中封了貴妃,在外人眼中,許多楚長歌的委屈和恥辱,都是我造成的。
晚上,江淮召我侍寢。
江淮皮囊一等一的好,身姿修長,曾經我對他也是十分欣賞。
一番**之後,我千嬌百媚地躺在江淮懷裡,吐氣如蘭,「陛下今日,如此龍馬精神,臣妾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江淮果然心情大好,「愛妃總是如此乖巧,讓朕愛不釋手。」
登上了皇位的江淮再不似從前那般在貴人面前小心隱忍,權力和地位助長了他的傲氣,也消磨了他的心智。
我想,這也是江淮厭惡楚長歌的原因。
在江淮最卑微不堪的時候,楚長歌卻如明月般耀眼尊貴,讓他可望而不可及,終於這輪明月奔他而來,還助他登上了萬人之巔,他又開始忍受不了明月比他更加耀眼。
我在心底冷笑,面上裝作不經意間道:「陛下過獎了,陛下是臣妾的夫君,臣妾的依靠,夫為妻綱,臣妾只有依附愛戀陛下,方才有價值。」
聽着我表忠心的話語,江淮目光沉沉,不知在想些什麼,好半天才低聲道:「若是她也像你這般該多好。」
她?
「陛下是在說姐姐嗎,姐姐風華絕代,臣妾萬萬不敢與姐姐相提並論。」
江淮今日心情着實不錯,又接着與我說道:「你自有你的好處,朕只覺得你姐姐做皇后以後,愈發驕橫,更不如你乖巧懂事。」
錦被之下我的拳頭幾乎攥出了骨白,面上仍舊溫柔道:「姐姐雖然有錯,但斯人已逝,陛下如此重情重義,姐姐在九泉之下應當是悔過了。」
「但願如此。」
江淮收回思緒,指尖在我細膩的肌膚上遊走滑過,讓我感到一陣又一陣的噁心。
江淮話鋒一轉,「如今你姐姐去世,你陪朕多年,朕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朕已屬意,立你為皇后,你意下如何?」
江淮言辭真切,我卻沒有錯過他眼中的猜疑和審視,心中愈發冷漠。
我趕緊跪伏在他身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