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寒聲道:「你這是什麼話?!
顧承昀,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胡話嗎?!」
顧承昀倔強抿唇,他的眼中仍是有些不甘:「我就是問問,萬一有什麼不懷好意的人來冒充京北集團的千金呢?」
陸老爺子臉上的怒氣更甚,他怒聲道:「顧承昀!
我怎麼會有你這麼個孫子!
給我跟小喬和小寧道歉!」
顧承昀垂眸,沒有說話。
陸老爺子臉色極為難看,他將手中的拐杖中重重的在地上敲了一下:「混賬東西!
我說的話你沒有聽見嗎?!
你現在是翅膀硬了,不把我放在眼裡了是嗎?!」
顧承昀依舊保持沉默。
他那麼高大挺拔的一個人站在那裡,垂下眼眸不說話的模樣,竟然也有幾分可憐了起來。
聞若笙看着顧承昀,心中難免還是有些波瀾。
她抿了抿唇,在房間中近乎窒息的氛圍中,突然開口道:「陸爺爺,我聽媽媽說,您特別喜歡吃辣是嗎,剛巧這家飯店的三合湯堪稱一絕,陸爺爺,待會兒讓服務員上一道您嘗嘗?」
喬母聞言,轉頭看了她一眼。
陸老爺子聽到她的話,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
聞若笙強作鎮定,半晌,陸老爺子才鬆了口,道:「是嗎,那我可要好好嘗嘗看才行。」
一旁一直沒有出聲的陸父和陸母都鬆了口氣,陸父趕忙道:「爸爸,您就彆氣了,等回家了,我一定好好教訓這個兔崽子!」
陸母對着顧承昀招手道:「還愣着幹什麼,快過來!」
顧承昀頓了頓,還是走了過來。
陸老爺子冷眼看着陸家夫婦,一雙蒼老但銳利的眼眸中眼神複雜。
聞若笙看着陸家相處的樣子,垂下眼眸,若有所思。
看來陸家內部的情況,也不簡單啊。
一頓飯的氣氛十分複雜,但陸老爺子卻像是沒有察覺一樣,一直跟聞若笙聊天。
他的問題,聞若笙也能一一回答上來,甚至有許多話題都能跟陸老爺子得極為深入。
特別是圍棋方面的話題,聞若笙更是對答如流,甚至很多方面都有自己獨特的見解。
隨着時間的過去,陸老爺子在對聞若笙的知識儲備感到心驚的同時,也對她越發滿意。
到最後,興緻起來了,更是要認聞若笙為自己的干孫女。
聞若笙和喬母還沒有表示自己的意見,就有一個人先開口了。
顧承昀沉聲道:「我不同意!」
陸老爺子的好心情頓時被破壞得個乾淨,他再也忍不住,將面前的茶盞狠狠砸向顧承昀,怒道:「孽障!
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
顧承昀沒說話,一雙狹長的黑眸直直的看着聞若笙,一字一頓道:「聞若笙現在是和我聯姻,是我的未婚妻,怎麼能給爺爺當乾女兒呢?」
聞若笙聽着顧承昀的話,一頓,隨後心中蔓上一層淡淡的苦澀的同時,又覺得顧承昀實在是荒謬。
第十章昨天,他還親口在她的耳邊說他會娶林心怡,甚至態度堅決的想要退婚。
可不過是僅僅過了一個晚上,顧承昀又承認她是他的未婚妻了。
聞若笙的心情極為複雜。
她以為顧承昀昨天能說出那番話,是因為喜歡林心怡的。
可顧承昀現在的表現……聞若笙斂下心中思緒。
「荒謬!」
一道蒼老的聲音憤怒到了極致:「顧承昀,你以為聯姻是什麼隨便的事嗎?
你說想要解除聯姻就解除,說要繼續聯姻就可以繼續,聯姻不是任你胡鬧的兒戲!」
陸老爺子的話語如同雷霆般落下,讓房內的空氣一瞬滯澀。
雖然陸老爺子在聞若笙面前一直是表現的一副慈祥的老爺爺的樣子,可是聞若笙知道,陸老爺子並不像他表現得那樣簡單。
因為在陸老爺子剛接手陸氏的時候,陸氏也不過是一個小公司,是陸老爺子一手將陸氏打造成如今這樣的規模的。
哪怕是現在,陸氏也並沒有完全交給顧承昀的父親管理,大權也還是被陸老爺子牢牢掌握在手中。
所以,在陸老爺子真正生氣的時候是真正的雷霆之勢,沒有人敢直面他的怒火。
雖然是這樣,可是……聞若笙有些奇異的忘了陸父跟陸母一眼。
身為陸老爺子最親近的陸家人竟然也是一副驚懼不敢說話的樣子。
諾大的房間里只剩下陸老爺子急促的喘息聲。
良久顧承昀忽然站起身來,生硬地丟下一句:「不管怎樣,我暫時不會和聞若笙退婚的。」
說完,他便轉身離開。
「孽障,站住!」
陸老爺子憤怒道。
可顧承昀卻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