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想到這句話,聞若笙的心中驟然升起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苦澀來。
她自己都為自己的這種情緒而吃了一驚,可那情緒也不是她能控制的,那是一種給人一種綿綿不斷的感覺的情緒。
良久,聞若笙才勉強控制住那種情緒,抬起頭來,吳姨就笑眯眯的說:「還是老樣子噢?」
林淮序點頭。
吳姨將林淮序和聞若笙帶到一個小包間後,就離開去備菜了。
這是一個幾乎被花草環繞的房間,到處都是各色的花草,而在這房間中間,放着一個小桌子。
林淮序和聞若笙就坐在這個小桌子上。
聞若笙看着周圍的環境,不禁感嘆道:「這裡的環境真的很好。」
林淮序笑了笑:「你喜歡就好。」
聞若笙有些好奇道:「這裡好像也不是很知名的地方,你是怎麼發現這裡的?」
第二十四章林淮序眼神柔和:「說來話長了。
那是在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天,我走着走着,就到了這裡。」
雖然說被外界稱為天才圍棋手,但他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的。
相反,因為外界對他的期望很大,所以他的壓力經常性的很大。
那是個暴雨天。
明天就要比賽了,對手是得過世界A級圍棋賽事的冠軍。
周圍的所有人,甚至可以說是整個圍棋圈,都對這次比賽抱有極大的期待。
而大部分人,都是覺得他會贏的,畢竟他身上的標籤就是從無敗績的天才選手。
他的家人、朋友、隊友,甚至是僅僅跟他有過一面之緣的鄰居,都覺得這場比賽他非贏不可。
那段時間,他的壓力已經大到了快要將她整個人都壓垮的地步,可因為他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所以也沒有一個人發覺。
他原本以為自己能夠像以前一樣挺過去的,可是也許是他之前累計的壓力已經達到了頂峰,他再也沒辦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
他開始整夜整夜睡不着覺,只能靠褪黑素來給他一些短暫的睡眠,可即使是在睡眠中,他也睡不安穩。
他每天都會做夢,夢見自己輸了圍棋比賽後,周圍人那失望又不可置信的眼神。
可是因為褪黑素的藥效作用,他又只能沉浸在夢境中不能醒來。
他真的感覺自己都要喘不過氣來了。
所以就在那個暴雨天,林淮序做了他從出生到現在十六年來最叛逆的事情,那就是在距離比賽僅僅只剩不到十個小時的時候,跑了出去。
凌晨的時間,街上空無一人,只有似乎永不停歇的暴雨陪伴着林淮序。
他茫然的走在空蕩蕩的大街上,恍惚間似乎都有點忘記了自己究竟是誰,現在又究竟在哪裡。
不知走了多久,他有些走累了,就隨便找了個角落坐下。
聞若笙就是這個時候出現的。
她穿着南中的校服,舉着一把透明的,印有黃色的小花的傘。
就像是一抹出現在他灰暗生活的彩色的色彩,他的目光不自主的被這抹鮮亮的色彩吸引。
林淮序愣愣的看着那時尚且稚嫩、臉上還帶着些嬰兒肥的聞若笙,見她蹦蹦跳跳的走到了他的身邊,然後在他的旁邊蹲下。
他冰冷的身體忽然從右側感受到一種溫暖的溫度,下一刻,一直從他頭上傾瀉而下的雨水忽然沒有蹤跡。
林淮序一愣,隨後抬頭看去,就見一把印着小黃花的透明傘擋在了他的頭頂。
透過傘,可以看見黑沉的天空,本該覺得壓抑的,可是從他現在的視野看過去,卻能看見原本暗沉壓抑的天空被印上了黃色的小花。
林淮序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這荒誕又童趣的一幕,心中那多日以來的那陰沉而壓抑,如同現在的陰雨連綿天氣一般的心情,好像也被人印上了這黃色的小花一般,讓他的世界變得多彩而奪目了起來。
那之後,聞若笙又一言不發的陪了他很久。
直到暴雨已歇,第一縷晨光突破黑暗,她才將那把傘塞到了他的手中,一句話也沒有和林淮序說,便轉身跑開了。
第二十五章林淮序看着那嬌小的背影很久,直到再也看不見那個身影,他才回過神來,起身回了家。
他回家的時候距離比賽還有三個小時,家人都還在睡夢中,所以沒有人知道他曾在破碎的邊緣徘徊過,又被一個女孩子給救了回來。
他們只知道那天的比賽格外順利,林淮序的狀態格外好,以一種巨大的優勢贏得了比賽。
至此,林淮序身上又多了一個傳說。
而認出了女孩身上穿着的是南中校服的林淮序也在比賽結束後就馬上去了南中。
現在正是傍晚,南中放學的時間。
林淮序站在南中的校門口旁的大樹後,怔怔的看着進進出出的學生們,心中竟忽地升起一種膽怯的情緒。
他也不知道這種情緒從何而來,可心中就是止不住的冒出這種情緒。
可還沒等他緩過神來,就看見一個他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她正和朋友玩鬧着,白皙純凈的臉上帶着漂亮的笑容。
林淮序直直的看着她,好像在他的世界中都只剩下了她一個人。
他很想要上前去,可是心中的那股膽怯的情緒止住了他的腳步,讓他根本就無法動彈。
林淮序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她從他的視線中離開,不知過了多久,校門口的學生都已經寥寥無幾。
他這才回過神來,他已經有些僵硬的腿才邁着步子來到了剛剛聞若笙經過的地方。
林淮序好像想從通過跟聞若笙站在同一個地方而看到和聞若笙同樣的風景來了解她。
可是剛剛走到那裡,就看見了地面上有一個什麼東西正在昏黃的光的照射下反光。
林淮序一怔,隨後撿起來一看,便是一愣。
那是一個校牌形狀的胸針,而上面的名字正是『聞若笙』。
而名字旁邊,那張讓他熟悉的漂亮面容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
林淮序心中止不住的開始悸動起來。
原來,她的名字叫做聞若笙。
他看着女生如驕陽般的笑容,心中暗暗發誓,等到下次見面的時候,他一定會鼓起勇氣上去打招呼的。
可是,讓林淮序沒想到的是,他膽怯的那一次,竟然就是他和聞若笙整個高中生涯的最後一次見面了。
之後他再去南中找她的時候,就再也沒看見她了。
林淮序托朋友去問過,可是那個朋友也只是聞若笙轉學走了,可是具體去了什麼地方,誰也不知道。
就這樣,曾將驚艷了他整個高中生涯的女生,就這樣不見了蹤影。
他迷茫的胡亂在街上走着,就是在這一天,他找到了吳姨的這個飯店。
而後他也經常來吳姨這,吳姨總是表現得極為耐心,所以有許多不能告訴家人的事情,林淮序都會跟吳姨說。
這麼多年來,吳姨也算是他的家人了。
直到大學,他才在偶然的一次機會中找到她,可是那個時候,她已經和顧承昀在一起了。
看着聞若笙臉上幸福的笑容,他還是退縮了。
之後林淮序就沒有特別去尋找聞若笙的消息了。
第二十六章直到前幾天聽到陸老爺子的消息,他才知道聞若笙和顧承昀已經分開了。
他原本以為那只是少年的心動,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也許早就已經不在乎了,可是當他真的得知她的消息後,他的心還是不自主的開始悸動起來。
林淮序發現,原來這麼多年了,他還是無法忘記聞若笙,他的心裏還是有她。
他在弄清楚了自己的心意之後,就決定再也不能不能像以前那樣退縮了,不管怎樣,他都要去見一次她。
於是他在去了陸老爺子家,在看到聞若笙的那一瞬間,他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他根本就無法忘記聞若笙。
於是在吳姨的建議下,他終於決定遵循自己的心意,才將聞若笙帶到來這裡。
林淮序看着聞若笙好奇的臉蛋,可是這些都是不能告訴她的,所以最終林淮序也只是笑笑,簡單的說明了一下。
聞若笙並不知道林淮序心中的那些彎彎繞繞,她以為林淮序不說只是因為不好說。
儘管她覺得心中有些失落,可是還是選擇尊重林淮序的選擇,不再多問。
很快,菜就上齊了。
看着桌上琳琅滿目的菜色,聞若笙原本以為自己不餓的,可是看到這些的時候,她就開始覺得飢餓了起來。
她和林淮序對視一眼,很快默契的就動起了筷子。
只是林淮序的慣用手右手受傷了,所以他只能使用左手,看着他極為變扭的使用着筷子,聞若笙淺淺蹙了一下眉頭。
她說:「淮序,你想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