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閻王打工日記 閻王打工日記第3章 工作前發個瘋在線免費閱讀_羅思小說
◈ 閻王打工日記第2章 救二鬼得閻王在線免費閱讀

閻王打工日記第3章 工作前發個瘋在線免費閱讀

魚非行今日心情美得很,雖剛失去了工作,但想要是坐上閻王后的待遇——那他不直接起飛?

他兜里還揣着在解夢屋打工半個月的二十兩銀子,花了點小錢買了一袋肉包,邊吃邊趕路。吃完,他樂滋滋的哼起小曲兒:「今天是個好日子呀好日子……」

包子弄得他滿手都是油,他蹦躂着到河邊洗洗手。他剛蹲下,重物落下濺起來的水花就濺了他一身,好端端的就成了落湯雞。

魚非行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衣服,這是姬旦看他許久不換衣服,特意給他買的一套藍衣古裝。

他幽怨的目光落在河水中獨自嬉戲的小孩上:「怎麼還有人在這兒洗澡,光天化日不害臊啊?」

小孩掉下去後就一直在水中撲騰,身體上下浮沉,手臂拍打水面。魚非行一拍腦袋:這他娘不是旱鴨子落水——自掘墳墓嗎?

他想着自己去救人可能就趕不上閻王競選了。想着這周圍這麼多人也不可能不管小孩,魚非行上了橋,頭也不回想離開。走了幾步,發現這些人像是沒看見一樣,各干各的事,沒有一人願意救小孩。

「就當日行一善。」魚非行跳了下去,將小孩撈了上來。

「謝……」

「別謝,我趕路去了。」

「哥哥,我……」沒想到身後的小孩追了上來,魚非行邊走邊問:「又怎麼了?」

「能不能救救我哥哥,他在河邊柳樹上吊了,我個子矮夠不着。」

魚非行覺得這兄弟倆很是炸裂:「你在河裡他怎麼不跳下來救你?」

「這就說來話長。」小孩看上去很猶豫為難的樣子。

魚非行看着他稚嫩的臉嘆了口氣,回去把這小鬼哥哥給救了。

「真是…咳咳,太感謝你了。」小鬼的哥哥也不過十六七歲的年紀,他脖子上面勒痕清晰可見,要不是魚非行救得及時,他就得死上加死。

「不必多言,我得走了。」魚非行見他們又要說些感謝話,立馬做了個「就此打住」的手勢,拂衣而去。

兩隻鬼對視一眼,他們又跟了過來,這次魚非行忍無可忍:「說!這次又是你們哪個兄弟姐妹墜河還是上吊讓我去救?」

年長一些的鬼從兜里摸出一塊青石雕刻的令牌,頂部刻着一張猙獰的鬼臉,握在手中有點分量:「我們想送恩公一樣物件,到時若您有需要,我們兄弟倆隨時來幫忙。」

魚非行忙着趕路,收下令牌隨口說了句「謝謝」就走了。由於太着急,他也沒時間問兩隻鬼的名字。

看着魚非行的背影,膚色較黑的小鬼拉拉旁邊膚色慘白哥哥的衣袖:「必安,我們還要去大帝那嗎?」

「明兒就得選出閻王,咱們明兒出結果再去。」

魚非行走了一路,沒成想自己是第一個到的。他到的時候,酆都大帝還在神殿里呼呼大睡。

守門的小鬼瞅見魚非行:「這麼早啊哥,你就在下面廣場等着吧,別冒出聲兒,大帝不喜歡被吵醒。」

魚非行秒懂:「肯定啊,他老人家耳聰目明,一點風聲都會醒。」

話音剛落,魚非行感覺到了來自古神的壓迫感。

「就是你倆驚擾我的美夢吧?」酆都大帝的聲音穿透厚重的紅木門,在他們的耳朵邊響起一道驚雷。

魚非行身邊的小鬼瑟瑟發抖,魚非行卻很有自信,一把推開厚重的木門,毫不猶豫走了進去,信誓旦旦:「不用擔心,我會出手。」

小鬼看他臉上洋溢着自信笑容,不禁感慨:不愧是第一個到的男人!魚非行剛沒走幾步,他就瞅見酆都大帝的床上一共躺了三個人。

靠,我他喵沒看錯吧?他使勁揉了揉眼睛,確信沒看錯。在酆都大帝慍怒的目光中退了出去,「啪」的一下關上門。

一定是我開門的方式不對。

在小鬼疑惑的目光中,魚非行深吸一口氣,重新推開門進去了。

這時床上的那兩個人也醒了,其中一個還親熱的摟着酆都大帝的手臂撒嬌:「哥哥,今天忙完陪我出去玩呀?」

大帝很寵他,把他摟懷裡親親:「好。」

另一個也說話了:「閻王有人選了嗎?」

由於隔着床簾,只能隱隱約約看見三道人形,看不見臉,魚非行只能確定床上躺的都是男人:不愧是北冥淵,玩得挺花啊。

見酆都大帝忙着逗自己妻妾,魚非行識相的退了出去。古代三妻四妾也常見,更別說這傢伙是北陰酆都大帝。魚非行老老實實的坐在一塊青石上等,他也不知現在是什麼時辰,困得腦袋都要掉了。

「現在就開始吧。」

魚非行迷迷糊糊醒來時,他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等他清醒時發現身邊坐滿了人。他掃了一眼周圍:面試官還是北冥淵,主持人是姬旦,站在北冥淵身側的是昨天救過的那倆鬼——等等!姬旦?不對,那倆鬼?

魚非行詫異的看了看姬旦,又看了看那倆鬼:那倆鬼還是昨日那般最為樸素的打扮,姬旦還是那一身紅衣,依舊戴着面紗,看不清全臉。

正當他在慌亂中思索這三人和北冥淵關係時,正好和姬旦的目光對上,不知是不是錯覺,他竟然從那雙眼睛中看出了落寞和對他的失望。

魚非行也說不清這眼睛裏流露出的情緒,可他認為人往高處走,追求更好的待遇,更多的報酬,更多的權利沒什麼不好的。

閻王面試順利開始,或許是姬旦從中幫了他,讓他第一個上場展現自己。

魚非行挺胸抬頭走上了舞台,北冥淵一眼就認出他是今早打擾他睡覺的奇人,當即想要把他趕出去:「滾出去!」

「老大,別生氣別生氣。」白鬼趕緊出聲安撫北冥淵,很有眼力見的伸手給這位爺按摩。那倆鬼自然也認出了魚非行——雖不知道北冥淵和魚非行有什麼過節,但魚非行好歹也救了他兄弟倆。

在倆鬼努力下,魚非行算是有了表現自己的機會。而同時魚非行也注意到,旁邊的姬旦臉上依舊沒什麼表情。

他感激的看了兩鬼一眼,正想跳個開場舞,魚非行剛抬手,就聽見北冥淵疑惑的叫住他:「你這是要做什麼?」

「太高興了,跳跳舞,助助興。」

許是覺得有舞看還不錯,北冥淵也沒多問,擺擺手示意他跳。

魚非行活着的時候好歹是個社恐,哪裡在這麼多人面前跳過舞。他先是對着面前的評委北冥淵鞠了一躬,後又對着下面的競爭對手們鞠了一躬。

「他這是在做什麼?」

「跳大神?」

這些人好奇的往台上張望,北冥淵撐着臉,對這人怪異的動作居然引起了他的興趣。姬旦站到了一邊,他在這時也沒有做主持的樣兒,依然把雙手揣在衣袍中,沒看魚非行也沒看別人,就在那低着頭髮呆。

魚非行見他興緻不高,更加堅定姬旦是因為捨不得自己。

再捨不得我,也沒必要這麼失魂落魄吧?魚非行在心裏吐槽:弄得好像我和他這輩子都見不着了。

他走上去拍拍姬旦的肩膀,好心安慰:「姬老闆,俗話說得好,海闊憑魚躍,我這也是為了自己的前程。」

「您放心,等我坐穩閻王位置,不會忘記您的。到時候我做官,你經商,我給你發地獄全境通行證,讓你接客接到手軟。」

魚非行在姬旦面前暢談未來,全然不顧周圍一幫人看着,姬旦還沒發話,北冥淵開口了:「怎麼還給人畫餅了?」

魚非行沒想到北冥淵還懂這個網絡用語,當即對他豎了個大拇指:「你還真是緊跟時事,Very good!」

北冥淵賞他一個大大的白眼,催促他快跳,魚非行便再對他們鞠了一躬,兩肩各用兩根白條裝飾,這讓他看上去佷違和。

「陰間評委和地府觀眾們,大家好,我叫魚非行,我喜歡唱、跳、Rap和籃球,music!」

魚非行哼着對他來說再熟悉不過的旋律,手裡拿着一團被揉球的紙。他背對着北冥淵先左右各做四次鐵山靠,然後有一個轉身跳在北冥淵面前亮相。

魚非行手裡的紙球沒有彈性,他只得將球拋出又接住,讓球在他的兩肩滾幾圈。

小樣,看爺這炸裂之舞,不迷死你們。他朝着北冥淵的方向發射一個wink,發現北冥淵看得眉頭緊皺,雙手放在桌上緊握成拳。

魚非行只覺自己社恐發作,自信到北冥淵身邊和未來上司互動。

北冥淵:「你別過來。」

見魚非行步步靠近,北冥淵似乎對他極為嫌棄:「滾,這閻王你別想做!」

魚非行不甘心,想要開口為自己爭取,這時兜里的鬼令掉了出來。

「這東西……」

北冥淵看見此物,一眼就認出這是他給白鬼的:「必安,你的鬼令怎麼在這人身上?」

只見白鬼小聲在北冥淵耳邊說了什麼。

北冥淵聽着聽着一邊低着頭思索着什麼,一邊手指輕輕在面前石桌上叩動。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北冥淵緩緩抬頭,魚非行抬頭髮現自己剛要看他就與之對視。

「你留下吧。」

還未等魚非行詢問,旁邊的姬旦像是有些頭暈,打了個趔趄。

「你沒事吧?」

他走上去扶住姬旦,對方只是抽出了手,搖了搖頭。隨後姬旦塞了張小紙條到魚非行手裡:大帝的意思是讓你做閻王。這個好消息來得太過突然,魚非行握緊紙條的手一松,姬旦眼疾手快的接住紙條塞回自己衣兜里。儘管二人間因這小插曲氣氛尷尬,但魚非行還是迅速反應過來。

他學着電視上看見的古裝領賞動作,對着北冥淵單膝下跪:「大帝給機會,我定不負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