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銀方的奇幻冒險!!第六章:虎痴銀方初顯華,硫酸計定漢尼拔在線免費閱讀

銀方的奇幻冒險!!第七章:神秘組織露頭角,仨人一個跑不了在線免費閱讀

或許你可能聽過一句東北的老話:沖的怕愣的,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顯然,智力的下降已經讓銀方進化到了一個他前所未有的高度,在面對想要他命的食人魔時,他的反應從逃跑變成了對抗,力量的提升也讓他可以輕鬆利用身邊的各種物品為他所用。

銀方現在可以舉起本不能搬得動的實木桌子,而紅龍漢尼拔現在需要面對的,則是一個智商不高力氣不小的二傻子…

二百多斤的實木桌子顯然也給漢尼拔造成了困擾,說到底他還只是個強壯一些的普通人,頂多算是有點變態,全然不能抵擋這樣的進攻。

「嘿嘿嘿嘿……」銀方看着臉色逐漸變得有些忌憚的漢尼拔,也增長了大把的信心,便隨手不知從哪裡順起一根凳子腿,向著對面凶神惡煞的漢尼拔揮動。

只覺着一陣烈風,漢尼拔身體下意識側出半個身位,才堪堪躲過這勢大力沉的襲擊,不過他也並非易與之輩,手中的刀子也不白拿,向上快速一挑便是將銀方的右小臂劃開了一道不小的口子。

鮮血與疼痛讓銀方的智商上升了一部分,雖說看上去現在他的力量已經可以讓他不懼這個棘手的敵人,不過暴露的上半身也是給了漢尼拔一個極佳的攻擊方向。再這樣打下去,不知什麼時候,他圓滾滾的肚子就會被漢尼拔劃開一道口子。

在沒人注意的食堂大門,早就已經跑了的柳蘇安卻是在兩人全神貫注打架的過程中溜了進來,見銀方一合便被其劃傷了小臂,不由得心中暗暗叫苦。他哪能不明白這唇亡齒寒的道理,這要是最能打的銀方也被人陣斬了,他這種戰鬥力可連格擋的勇氣也未必擁有。

此時的柳蘇安也漸漸明白,自己必須要做點什麼,讓這個猖狂的食人魔見識見識什麼叫知識的力量。這時,他注意到了桌子上的調料罐子,心中頓時升起了一個邪惡的計劃。想到這他也不自覺露出了歪嘴戰神的邪笑。

兩人的戰鬥仍然在進行中,被傷了手臂的銀方,不再佔據主導優勢,只能邊打邊退,用手中的凳子腿被動抵抗者雙刀的攻擊,而一旁的漢尼拔在手中雙刀不停的前提下,垃圾話輸出也沒有停。

漢尼拔(揮刀猛攻):小子,知道嗎,上帝是最殘忍的,他藉著一個人的手殺死另一個人,不是我想殺死你,是上帝讓我這麼做的。

銀方(艱難抵擋):說什麼屁話呢你個死變態,你嘴裏的上帝也是他喵的變態,柳蘇安你他喵的能不能趕緊幫幫忙啊?

漢尼拔(略帶微笑):哦?你們中國的上帝名字叫做硫酸嗎?挺有趣的,再多叫兩聲吧,我也想看看它到底會不會來幫你。

他改變了自己的攻擊方式,將右手的麵包刀向著銀方的下三路攻去,想先將他的行動力抹去,再徐徐圖之。而此時的劉蘇安已經舉起了六個裝滿辣椒油與麻油的調料瓶,瞄準了漢尼拔頭上的天花板。

砰砰砰!三聲接連的玻璃罐破裂之聲響徹在漢尼拔的頭頂,他也因此分了神,猛地一抬頭,麻油混合著辣椒油還有少許玻璃的碎片撲面澆淋在了他的臉上與衣服上。

漢尼拔的眼睛頓時被這陰暗卑鄙的偷襲給迷得難以睜開,銀方也抓住了這轉瞬即逝的機會,一板凳將他直接打翻在了牆角。

漢尼拔一邊清理臉上的油污一邊狂叫:呵哈,悲哀的中國人,竟然妄圖用這樣的卑鄙手段取得勝利,你太小瞧我了!

紅色的眼眸又一次露出了攝人的光芒,一刀探囊取物將準備補刀的銀方逼得又退後了幾步,他顫顫巍巍的扶牆起身,已經自剛剛的困境中恢復了過來,一步一步逼近。

銀方剛要也迎着他衝去,卻被一隻不太強壯的手按住了肩膀,一回頭,竟然是柳蘇安。只見他騷包的叼着一根不知道什麼牌子的香煙,狠狠地嘬了一口後,他衝著銀方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頭說道:「不一定非要這樣跟他爭個你死我活,動動腦子很輕鬆就解決了呀!」

漢尼拔也饒有興緻地看着劉蘇安,他也同樣想看看這個狂妄的傢伙是想怎樣解決自己。

食人魔玩味地看着兩人,冷笑道:讓我見識見識吧,自大的小鬼,放心吧,我會將你的腦子料理的很完美的,如果你不能用你的腦子幹掉我的話!

柳蘇安抬了抬眉毛,看了看被狼狽的漢尼拔,沒有說話,只是將嘴中快要抽完的煙頭取下,向著漢尼拔彈去。

頃刻間,煙頭見了辣椒油與麻油,順勢燒遍了食人魔的全身,他的眼神也從一開始的不屑一顧變為了驚恐萬分,到底還只是個普通人類,他開始瘋狂沖向廚房,想尋找能夠救命的水源,卻驚懼的發現通往後廚的門不知何時已經被一道U型鎖封住了去路,他感覺到體力在隨着劇痛的觸感不斷流逝,不久便倒在了封鎖的門前,成了一具駭人的焦炭。

柳蘇安看上去很從容地點燃了一根香煙,也順手給銀方點了一根。眼尖的銀方注意到,他拿着打火機的手有些情不自禁的顫抖,看來他並不真的像他看上去那般從容不迫。

兩人對視了幾秒,像是在讀取對方的想法,但又都嘆了口氣,又另選了一扇門前往了後廚。在碩大的冷庫中,兩人找到了被綁住的牛腎淼,卻是在這冷庫之中翻了個底朝天,也沒找到同他一起失蹤的蘇昌宋。

銀方在進後廚的時候便隨手抽走了一個白色的圍裙套在了自己**的上身上,手動取消掉了那個降智的裸衣技能。

牛腎淼顯然在冷庫中被凍得不輕,邊打噴嚏邊抱着銀方號啕大哭。

「嗚嗚嗚,銀方大哥你總算來了,再不來那個變態食人魔就要把我做成紅燒豬五花了啊嗚嗚嗚…」

柳蘇安受不了牛腎淼這哭哭啼啼的樣子,冷不丁一個巴掌下去,啪的一聲脆響,牛腎淼果然被打懵了,停止了大哭。柳蘇安也趁勢詢問蘇昌宋的所在。

「啊?我不到啊!我醒的時候就我一個了,會不會是她已經被那變態給吃了…」

牛腎淼被自己的想法嚇得打了個冷戰,卻又搖晃了幾下自己的腦子,蹭的站了起來,作勢就要去尋那不知所蹤的美人。

兩人也同牛腎淼分了開來,分三路分別尋找起了蘇昌宋,三人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也不知過了多久,牛腎淼開始大聲呼喊兩人的名字,兩人也隨着聲音追去,卻是看着牛腎淼已然找到了不知所蹤的蘇昌宋,萬幸她只不過是大腿處受了一點傷,並沒有出現一塊一塊那樣不可挽回的最壞結果。

牛腎淼已經將捆綁着她的繩索用菜刀割斷,也隨手將外套裁剪成了碎布條想幫蘇昌宋包紮。可尷尬的是她受傷的位置有些奇怪,有一些靠近上半部分的裙子中,看起來像是被不小心用刀具割傷了般,隱隱約約能看到下面露出的安全褲。

蘇昌宋羞憤地用手護住了受傷的部分,不讓牛腎淼幫她包紮傷口,但傷口中還在隱隱滲着鮮血,漸漸自她的手指縫滲了出來,不包紮肯定是會造成嚴重後果的。想到此處,牛腎淼漸漸堅定了內心,蹲下柔聲向蘇昌宋安慰。

牛腎淼:(笑)聽話,讓我看看。

蘇昌宋:不要啦(拚死掙扎)。

牛腎淼:(提高音量)讓我看看!

蘇昌宋:不要啦,牛哥,你幹嘛呀!

牛腎淼:讓我看看你傷口要不要緊啊!

蘇昌宋:(拒絕)牛哥,不要啦!

(牛腎淼取下眼鏡,解除封印。)

牛腎淼:聽話,讓我看看!

蘇昌宋:不要!

…………

蘇昌宋還是拗不過堅決的牛腎淼,在電燈泡兩人組退出小房間後,牛腎淼將她的傷口包紮了起來,扶着一瘸一拐的她走出了這個小屋。

四人回到了滿目狼藉的食堂前廳,這裡已經鮮少有能坐下休息的地方了,幾人便找了個還算乾淨的牆角,靠在了上面休息。

不知過了多久,不過時間並不是很長,一個冒着煙的閃光彈自門口扔入,幾人還來不及反應便被閃光彈中射出的強光刺激得暈了過去。

幾秒鐘後,從餐廳的大門中兀自走入了數個身着精良裝備的壯漢,而走在壯漢前面的則是一個身着連體緊身皮衣的高挑長發美女,她帶着一副大墨鏡,腰間別著像是手槍一般的東西,看着在後廚門口焦黑的漢尼拔,又看了看在牆角歇息着的狼狽四人組,向著身後的壯漢們做了個手勢,便是見得荷槍實彈的壯漢們便將這幾個暈死過去的倒霉蛋拖出了食堂,扔在了一輛印着青蛇logo的裝甲車上。

一個看着像是小頭頭的壯漢來到了皮衣美女的身邊,美女並沒看向他,而是一直注視着漢尼拔,向他開口道:門外的那些跑出去的學生們也都處理過了?

壯漢微微鞠躬:已經都控制住了,一個小時內的記憶也已經向以前一樣處理掉了,不會有問題的。可是這幾個小鬼…

他意有所指的望向在車中的銀方等人。

皮衣美女:送到基地去,能殺死異界來客的小鬼們,我很感興趣。

說罷她一甩修長的高馬尾,不再去看已經去世的漢尼拔,只留下了一句善後收隊,便也大步離開了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