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他或許看到了車後的她,故意視而不見,也或許沒看見,舒聽瀾追到小區門口,眼睜睜看着他的車絕塵而去。

深秋的夜晚氣溫已很低,她因出來匆忙,長長的黑色捲髮濕漉漉地披着,身上是黑色的弔帶睡裙,外邊披着家居的黑色針織長衫,全身上下都是黑的,顯得那張臉格外的慘白,只有手上拎着的那雙紅色高跟鞋是唯一一抹亮色,在沉寂的黑夜裡格外耀眼。

好不容易打車趕到醫院,醫生,護士,護工湧上來,各有各的說辭,她只聽到最重要的一句:

「查監控找到了,您母親在頂樓的天台。」

黑沉沉的夜裡,她母親坐在輪椅上望着遠方,與這廣袤的天地融為一體,白色的病號服裹着瘦弱的身體。

醫生護士以為她母親是想不開跑到天台上來,只有舒聽瀾知道,她母親不會輕生,更不會以這樣的方式輕生,因為她母親愛她。

舒聽瀾走過去蹲在她的身邊,握住母親的手

「媽。」

「來了?」母親平靜得好像是在家裡的客廳。

「嗯。」舒聽瀾聲音是沙啞的,穿着單薄的衣服,在夜風裡吹了這麼久,有感冒的跡象。

母親慢慢回頭看她,然後目光定在了她裸..露的脖頸與胸前,雪白的肌膚上,分佈着紅色曖昧的吻.痕。

母親的目光忽然冷冽,情緒激動,伸手狠狠地扒舒聽瀾的針織外套,整個人險些摔出輪椅。舒聽瀾急忙扶着她,任她撕扯,外套滑落,好看的肩頸上已被母親抓出一條條的紅痕。

「叫你不自愛,叫你不自愛。」

一拳一拳打在舒聽瀾的身上。醫生護士想過來阻止,被舒聽瀾眼神制止。她輕輕攬着母親安撫

「媽,我錯了,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敢了,一定自尊自愛。」她語氣溫柔,足夠安定。

「瀾瀾,不要輕易相信男人,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我知道。」

母親的情緒漸漸平穩,舒聽瀾把她推回病房,醫生打了鎮定劑,終於安然入睡。

「您母親平時情緒很穩定,也很配合治療,極少出現今天這種情況,明天我們會給她做個全面的檢查。」

「好,辛苦您了。」

舒聽瀾一襲黑衣,微卷的黑色長髮已干,隨意地散着,與深夜的醫院形成鮮明黑白色的對比,尤其是那雙紅色高跟鞋踩在空曠的走廊里,發出的噠噠噠的響聲,敲得人心裏發癢

醫生與護士,腦海里只飄過幾個字,「美的不可方物。」

舒聽瀾在微信上給護工轉了abc塊當紅包,只希望她在護理母親時能更盡心一點,她能做的也只有這些,別的什麼也做不了。

將近凌晨才到家,腦海里只餘下母親說的,要自愛。可她已經25歲了,在今晚之前,連男人的手都沒摸過,還要怎麼自愛呢。

今晚,與卓禹安的第一次,她並不後悔,這與自愛並不衝突,在她看來,自愛就是對自己所做的一切負責,她很清醒自己在做什麼,也能為此負責。